沙丁罐头鱼

你好。
叶修痴汉
文州心头好

【王索/王喻】Casa Blanca

Day19

这回爆肝了1.2w+

不确定会不会被lo河蟹,如果挂了就走外链

有拉灯

阅前提示

叶勒瓦斯:微草,Hierbas的音译。

Casa Blanca:卡萨布兰卡,百合花的一种,纯白色。

 

【荣耀720年·叶布森林】

柔软的长沙发,铺满了整个房间的暗色的地毯,屋顶巴洛克装饰的吊灯。壁炉里跃动的火焰带来些微光亮,勉强能让人看见这客厅的装修。红木茶几中央静默着一个琉璃花瓶,插着一支风干了的白色百合花。

喻文州醒来时,脑中茫然了几秒。他分明记得自己加班完成了工作,照例洗漱睡觉,所以现在是什么状况?他缓缓坐起来,身上的毛毯落下去,掐了自己一下,轻微的疼痛告诉他这不是梦。渐渐传来的脚步声让他瞬间紧张起来,手不由自主地抓紧毛毯一角,面上却不动声色,目不转睛地盯着门口。

进来一个陌生的男人,男人的步伐稳重,衬衫外套着一件贴身的西装马甲。这人走近,喻文州才看见男人领巾前还装饰着一颗翠绿的猫眼石。盯着人打量十分失礼,他便把视线转移到这人端过来的东西上。那是一套透明的玻璃茶具——或许是更名贵的材质,茶壶里装着半壶果茶,馨香甜而不腻,他给喻文州倒了半杯。

“你还好吗?”

男人分明讲着另一种陌生的语言,喻文州闻所未闻,可他莫名其妙地能听懂。他捧着精致小巧的杯子,温热了掌心。他看着男人的眼睛,左眼比右眼略大一些。他暗暗观察着男人,可即便他有着心理医生的灵敏,也推测不出这人分毫。

“我做了点奶油蘑菇汤和烤面包,你来点吗?”

“唔,好,谢谢你。”

喻文州放下茶杯,口中的果香尚未散去,跟在男人身后。二人一前一后到了用餐的地方,桌子上放着两分仍隐约冒着热气的汤羹和面包,墙上挂着相框,相框里镶嵌着一支完整的白色百合。美味的食物是放松心情的好东西,略尴尬的气氛在美食入口时缓和了许多。这人手艺不错,喻文州心中如是评价。

男人擦擦嘴角:“还没来得及做自我介绍,我是王不留行。”

听见这个名字喻文州愣了一秒,咕咚一下把食物咽下去:“呃……喻文州。”

“嗯,我会对你负责。”

王不留行正经八百的语气让喻文州险些掉了手里的勺子,他定了定心神,脑中迅速整理了一下所获不多的信息。

喻文州深呼吸一口气,放下餐具:“我可能闯入了什么不得了的地方?这里看起来和我原本的地方没什么关系,而一切是你引起的。”

王不留行的神色几乎没有变化,一闪而过的笑意几乎让人以为是错觉:“差不多。这里是叶勒瓦斯和布鲁瑞恩的交界处,是双方共同的领域。”

格洛丽亚大陆分成许多个领地,叶勒瓦斯和布鲁瑞恩是依着南北向的绵长山脉而立的两个,叶勒瓦斯为北,布鲁瑞恩分布于南,两地中间横一片森林,是共同的领地不归任何一方独有而由双方共同守护,他们现在就在森林的一座小别墅。王不留行是叶勒瓦斯的一名魔法师,因为触发了一个奇怪的魔法把喻文州召唤到这里,所以他会负责将喻文州送回原来的世界。

王不留行的说法没有任何问题尽管难以置信,但喻文州肯定他隐瞒了什么,他也没有刨根问底,只拣了一个问。

“你应该是叶勒瓦斯中很出众的人物吧……甚至是城主?”

“我是上一任城主,现任的是我的学生木恩。”王不留行看了看他,表情喻文州看不太懂:“你怎么知道?”

“魔法师先生说这片森林不属于单独一方,但你是叶勒瓦斯的人,居然可以不受拘束地住在这里——根据你对这座房子的使用习惯看你是主人无疑,要么你被赋予了权利,但我更倾向于你是那个可以赋予权利的人。”

喻文州托着下巴手肘拄在餐桌上,平静地叙述了自己的推断。

王不留行眼神有些发怔,又突然笑了,笑得有些怀念,随即敛了敛神色:“瞒不过你。”

喻文州从不是被动的人,再棘手的情况他都会想办法去应对,即便是超出他认知范围的存在,他也能调整自己找到合适的思考方式。比如回去的方法,他也不会放弃调查任凭王不留行的指示。他知道,王不留行对他没有任何恶意。

“在我回去之前,麻烦你了。”喻文州想了想:“我能帮上什么忙么?比如刷这个碗。”

王不留行摇摇头:“不用,我施个清洗的魔法很快就能弄干净了。”

喻文州对于魔法的好奇与幻想突然有点破灭,一时间心情复杂。王不留行似乎看出了他的想法,尴尬地咳了两声。

“魔法还是能用来做很多常人难以完成的事的。”

哦,那懒的只是魔法师先生。

收回思绪,喻文州看着王不留行把餐具都“收拾”干净了,跟着他去了书房。书房很宽敞,四面墙都是可以活动的书柜,书籍分门别类地摆在书架中。还有一个简单的二层,上边的书柜里摆的仿佛不是发行了的书籍。圆毯中间放置着沙发椅和红木的写字桌,桌子上面羽毛笔、墨水、火漆印章等用品一应俱全,笔筒里还插着一枚书签,是白色百合花风干制成的,按比例缩成了合适的大小。

“你有好多书啊……”喻文州仰着脖子环顾四周。

“不全是我一个人的。”王不留行走到书桌边:“有一半是索克的。”

“索……克?”

“嗯,索克萨尔。”

【荣耀701年·叶布森林】

这片森林在荣耀大陆上被誉为“被神亲吻的地方”①,在森林深处有一汪泉水。传说是很久以前精灵的眼泪汇成的水域,泉水有着可以疗治疗非致命伤的奇效,曾有商人听闻传说想装些拿去市集上买卖。在布鲁瑞恩和叶勒瓦斯两城达成协议之后,布鲁瑞恩的术士将咒语结合叶勒瓦斯的魔法师布下的魔法阵,结下了契约,保护森林的安宁,也没有人再敢轻易打泉水的主意。

王不留行发誓,他夜半时分便装来到这里全是为了一株植物。这类植物只生长在泉水边,有可以救人的奇效。

他听见泉水里有动静,走近才看见有个人影。

那人背对着他,一头银色的长发垂下及腰,半掩住极曼妙的身形,腰部一下泡在水中,时不时低着头往身上扑两下水,月光下仿佛这人便是传说中的精灵;又像一块沁过酒的蓝砂石,好看得让人移不开眼。

似是听到动静,水中人转过身,看见他,歪头思考了两秒。

气氛一时有点微妙,王不留行轻咳两声:“……我不是偷看,只是来找一株药草。”

“魔法师先生不用紧张。”那人摆摆手。

王不留行颔首后卷起衣袖,凭着微弱的月光迅速找到了他要的药草,他移植到杯子里之后,一抬眼,一双明亮的眼睛好奇地盯着他,近距离地面对面——水中的人像条鱼似的浮起来趴在泉边,伸出手时不时拨弄两下草捣个乱。

王不留行没有躲,反而饶有兴趣地说:“没想到布鲁瑞恩的主人,第一术士索克萨尔阁下居然像个小孩子。”

索克萨尔从容不迫:“我也没想到,叶勒瓦斯的主人,首席魔法师王不留行先生会半夜偷看人洗澡。”

“……都说了不是偷看,只是来找药。”王不留行强迫自己淡定。

虽然之前素未谋面,但是在看见对方的瞬间二人就已料到对方的身份。叶布森林本就不是轻易出入的地方,还有这种魔法的波动。

索克萨尔听过很多王不留行的事迹,莫说首席魔法师在整片格洛丽亚大陆的盛誉,他们两地邻近,关系本就微妙。世人都说,王不留行的魔法中藏着星辰大海,他在风中是自由的神使,他威严而犀利,他承载了整个叶勒瓦斯的希望之光,每一位传诵他事迹的人都带着深切的敬慕。

他没想过他与“传说”中的魔法师初次见面情景是魔法师先生大半夜蹲在地上没什么形象地翻找草药,以及自己赤身裸体泡在水里。

“你特意来这个地方,是受伤了吗?”王不留行收好自己的成果。

“是的,不算要紧,但是这是我能想到的恢复得最快的方法。”

索克萨尔有点头痛,他是偷偷溜出来之后受的伤。要是让自己的骑士知道了,估计就没有清静日子了。

王不留行看见他为难的神色,想了想:“精灵泉的水只能治愈非自然的看不见的伤,身体还是会有痕迹的吧?”

索克萨尔点点头,他将自己的银发撩开,露出锁骨上的一道伤痕。

王不留行凑近看了看:“我想我有个办法可以试试。”

“魔法不是不能疗伤的吗?”

王不留行犹豫了一下:“伤的话,泉水足够了,我能为你做的是抹去这道伤痕。”

索克萨尔毫不犹豫地:“那拜托你了。”

王不留行将草药撕下一片叶子含着,凑近索克萨尔,吻上那道伤痕。轻轻的柔软的触感转瞬即逝,索克萨尔再低头,伤痕已经消失不见了。他眨眨眼,对着王不留行道了谢,王不留行镇定地回了句不用谢。

【荣耀720年·叶布森林】

王不留行最后是在书房找到喻文州的。喻文州坐在摇椅上,膝头扣着一本书,他记得这是一本游记。当年索克萨尔还不是城主时游历四方,用笔名写下了所见所闻。也不知是天意安排还是巧合,喻文州选了这本。

喻文州睡得不是很安稳,虽未紧蹙眉宇,睫毛也一颤一颤。王不留行默然凝视着那张熟悉的脸,在神色恍惚前摇了摇头。

喻文州醒过来,揉揉眼睛:“唔?王不留行?”

“睡醒了?”王不留行坐在他旁边:“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没有,都还算习惯。”喻文州扶了扶自己的脖子:“这本书挺有趣的,旁边还有很多标注,是你做的吗?”

王不留行看了眼段落旁熟悉的笔迹:“不是我,是这本书的作者自己做的。”

喻文州惊讶了一秒,随即猜到了几分:“这个Soul索尔,是不是就是你说过的索克萨尔?”

王不留行觉得喻文州还真通透,总是能一下捉住关键。

“我要出门置办点东西,你要不要一起来?”

听见出门两个字,喻文州的眼神刷就亮起来了,觉着自己太不矜持,不好意思屈起指节蹭蹭鼻子。王不留行见状忍俊不禁,转身去拿了一身行装给喻文州,他本以为这身衣裳永远都不会再用到了。喻文州借了张书签夹在书里,然后换上了王不留行拿给他的袍子。

他换好衣服正见王不留行去拿放在墙角的扫帚,惊讶了一下。

“等一下,我们要用它出门吗?”喻文州试探性地问,他可是才用过它帮王不留行打扫了书房的地面。

“准确来讲它叫灭绝星辰。我们要去叶勒瓦斯城中的市集,用它飞过去最快。”

“这么厉害的东西,你不要放在墙角啊……”喻文州听着这个十分霸道的名字心中对它抱歉起来。

当然,王不留行并不知道喻文州一度以为灭绝星辰只是一把普通的扫把。格洛丽亚大陆上的任何人如果知道,灭绝星辰被用来扫地上的灰,都会惊掉了下巴。喻文州看了看这会飞的扫帚,又瞅瞅魔法师,若有所思。

“你是不是还有只猫头鹰?”

“你怎么知道?”

“难道叫海德薇?”

“不,它叫修鲁鲁。”

他们很快就到了城中,沿着小路直奔市集。喻文州第一次见到了他只在文学作品中读到过的、很久以前欧洲式的市场,他觉着新奇却乖乖地跟着王不留行。王不留行带着他买了点苹果和别的食材,又去了货行买了新的羽毛笔和墨水,还去了一家很古朴的旧书店,找找可能记载着怎么让喻文州回去的魔法书。

最后王不留行带他去了花市,各种各样的花卉甚是夺目。他们最后停在了一束白色的百合前,喻文州认得,那种百合花正是他在王不留行的家里看到的。王不留行拿起其中的一枝,交给老板,付了几枚硬币让老板帮他预留。喻文州发现,王不留行的眼神从未有过的温柔。

“卡萨布兰卡,这种百合的名字。”

喻文州没有说话,静静地听着。

“这花很好看,颜色很纯净。只不过在传说和故事里,它的含义都不太好,甚至是以悲剧收场。”

王不留行的嗓音低沉,可喻文州偏偏听出了这字里行间的涩,不是怨或者悲伤,只是涩得让人喉咙发紧。这花有什么背后的故事他不知,但他知道,这故事的主角必离不开索克萨尔,不然也不会有这甘之如饴的味道。

【荣耀702年·叶勒瓦斯】

格洛丽亚大陆每五年会举行一次盛会,外有游行狂欢,内有舞会盛宴。每一届由轮流着由一个城主办,这场盛会大陆上的任何居民,不分地域身份都可以参加,但舞会只有身份尊贵的人才能进入。各个城镇之间都可以借此机会交流感情,名流名媛也可以认识更多的人,或者一睹心仪之人的风采。

今年的盛会便由叶勒瓦斯主办,王不留行忙得废寝忘食却有条不紊。不算实质性的成果,他一个星期之中唯一一点慰藉,便是索克萨尔的鸽子送来的信,或者是自己的猫头鹰叼回来的回信。然而以索克萨尔的性格是不会让他轻易打开信封,火漆印章的材质总是混入些奇怪的成分,他若是解不开,便不用想把信打开了。

他想,大概索克萨尔还挺喜欢看他发愁的模样。

忙来忙去时间竟也飞似的渡到了庆典当天,王不留行没有去参加游行,他料想不会出什么差错,晚上舞会才是重点。来宾之中有城主之类的人,言行交谈也代表了一城的风范。这种打交道有点费神,却也是必要的。

晚宴直接设在宫殿大厅,叶勒瓦斯将他们最为自豪的料理搬上餐桌,菜色灵活,连点心都别出心裁仿佛魔法,演奏音乐的乐队却又选的是古典而优雅的曲子。王不留行系上最后一颗袖口,走了出来。

当宾客陆陆续续宾客都到场,当音乐声渐起,王不留行穿着华贵而庄重的服饰出现在人们的视线。他举起酒杯,献上一番祝词,下面的宾客也随着他举杯同欢。他下了台阶之后有许多人围过来寒暄,王不留行一一聊过之后,逮着空去拿了杯气泡樱桃酒喘口气,眼神不自觉找着什么。

他的手刚伸出去,一杯粉红色澄澈的酒就递了过来。

“是你。”王不留行不自觉地笑了:“刚刚怎么不见你人?”

银色长发的男人一身得体的装束,另一只手托着杯浅色白葡萄酒,笑呵呵地:“能躲就躲呗,这种场合我要是不藏着点,估计现在还不能和你说上话。”

是了,索克萨尔是何等身份,且以布鲁瑞恩在大陆的名声,有谁不想和他套套近乎。况且素闻这位城主平易近人很好说话——只要他的骑士不在旁边。王不留行知道他待人接物一向周到,却也有这般偷懒之时。

索克萨尔看出王不留行琢磨什么,也不拆穿。如果是在他的地盘上,他自然会一一招呼好来人,但这可是别人的地界,他没必要太出挑,更懒得夺什么风头。有这种精力,他私心更想和王不留行多独处。

“今天夜雨声烦竟然没跟在你身边?”王不留行将酒饮尽。

“他不喜欢这种场合,白天游行玩得痛快,现下应该在附近逛逛。”索克萨尔微微晃两下手里的酒。

索克萨尔托着酒杯的白净的手指让他觉得口渴,王不留行摇摇头又给自己换了杯朗姆酒。音乐换成了悠扬的舞曲,绅士们开始邀请心仪的对象在灯光下翩翩起舞。索克萨尔看了看他的神色,便将手搭上王不留行的手腕,引着他离开了会场,去了天台。

一接触新鲜的空气,王不留行骤然觉得又活了过来,忙碌了一天的紧绷神经得以放松。夜空广阔辽远,看起来遥不可及,可点点星光却缀出了别样的美,夜风抚过耳旁,王不留行看向索克萨尔。

索克萨尔作出了邀舞的姿态,王不留行反客为主揽着他的腰起势。

没有音乐,没有观众,他们两个人安静却沉醉地踩着自己的步伐。

太近了,王不留行有些出神地想,不知是不是酒的作用,他觉得索克萨尔的每个动作、每个眼神、每次呼吸都像在撩拨他的心弦还有理智。或许是因为酒,他觉得索克萨尔的面颊隐隐浮着一层浅粉色,依旧澄澈的眼神却笑得像个孩子,那曜石似的眼里只有自己。传闻术士的吟唱夺人性命,索克萨尔技高一筹,专勾人心,还是针对他王不留行。

王不留行揽着人腰的胳膊紧了紧。

索克萨尔感受到腰间的力道笑了笑,也不吱声。王不留行还是一脸淡定,但那眼神中烧起来的火他是能感觉得出的。他心慕这个有魄力的魔法师,他果决、沉稳而可靠,但他也知道王不留行支撑着叶勒瓦斯有辛苦也有孤独,尽管他心甘情愿。他喜欢看他失控的样子,更别提源头是自己,但他更希望这意味着他可以成为王不留行情感上的支撑。

他想着,猝不及防地碰了碰王不留行的嘴唇。

王不留行的神色一暗,管他是不是酒呢。

没有招呼任何侍者,王不留行将索克萨尔一路直接领回了自己的卧室锁了门。他将衣领的扣子一一解开,服饰的繁琐让他不得不耗费所剩不多的耐心。魔法师先生皱眉的样子迷人极了,术士内心称赞着从善如流地将自己的衣物解开,展现出匀称美好的胴体。

术士感受着被填满的愉悦,彷佛不止是身体,连灵魂都被填补完整;魔法师感受着占有所爱的成就感和对怀中身体的贪恋,他虔诚地吻过每一寸。

那是疯狂而炽热的一夜。

【荣耀720年·叶布森林】

喻文州闻到那股香气时,正蹲在卡萨布兰卡的花丛中鼓捣花。地上投下了影子,他扭头看见王不留行托着一盘刚烤好的苹果派在他身后,他不好意思地嗖地站起来,身形一晃,王不留行赶紧扶他一把。

“这个是……烤给我的吗?”喻文州指指那盘好看的甜品。

“嗯,我做了两人份。”王不留行侧身看了看花:“找你半天,原来你在这儿。”

喻文州说了声谢谢便接过来,用叉子扎住咬了一口。他没真正吃过苹果派,所以不知道王不留行的成果到底算不算好,反正不难吃,卖相也不错。

王不留行看着眼前的人,同样的脸,同样的气质,却又是迥异的两个人。喻文州小口吃着,感受到他的目光,王不留行确实是在看他,可又仿佛在透过他,看着另一个人,虽然往往只有一瞬间。喻文州心中有些奇怪,可是那眼神却让他不忍拒绝。

“你很喜欢这卡萨布兰卡吗?”

“算是吧,这花颜色很干净,森林里这一带的这些开起来要比之前集市里看到的还好看。”喻文州直视他的眼睛,有些事他不会去问,尤其是伤口一样的过去,但他有预感,这些都是他被召唤到这个世界的导火索,也会是他回去的关键。

他想了想,又补充:“你屋子里也有很多这种花的加工品。”

“索克萨尔喜欢,那些东西都是他做的,这些花也是当初他栽的。”但是照顾这些花花草草的都是自己,索克萨尔不擅长养植物,偏偏又喜欢,王不留行也不能放任他喜欢的这些就这么死了。

“抱歉……我想索克萨尔应该不只是你的朋友吧?”喻文州小心地问。

有些话一旦开了头,再说起来便容易多了。

王不留行点点头:“我们是恋人。”

他好像很久都没有和别人提到过索克萨尔的事情了,自然,他生活的这个地方除了他也没有别人了。这个名字,还有恋人的称谓,他自己说出来都有些恍惚,可那份幸福与苦痛又是那么鲜明。

喻文州从这短短的五个字中明白了大致的故事。串联起之前的种种,或许王不留行和索克萨尔曾是一对很幸福的恋人,但因为某些原因他们分开了——很可能是索克萨尔去世了。而王不留行说的是恋人,而非曾经是恋人,这意味着,王不留行从未忘记过他。

“我们……”喻文州斟酌了一下措辞:“长得很像吗?”

王不留行点点头,又摇摇头:“我猜得没错的话,你是他的二重身……也可以反过来说。”

喻文州反应了一下,二重身的概念他在一些小说里读到过,可他不确定是不是他认为的那样。但如果是真的,那他和索克萨尔可以说本就是同一个人,所以他能轻易地听懂这个世界的语言,读懂这个世界的文字。但他确信自己只是喻文州,这很矛盾,却又毋庸置疑。

“就算是二重身,命运的轨迹也是不同的。”王不留行拍拍他的肩:“我分得清,你是喻文州,不是索克萨尔。”

【荣耀705年·叶布森林】

索克萨尔和王不留行约定在森林里见,王不留行那正经八百的样让他不由得好笑。这位王上肯定在密谋着什么,说不定还是惊喜。一阵风扬起,他抬头,王不留行骑着灭绝星辰缓缓落在他面前,掸掸身上的灰。

“等很久了吗?”

“没有,我刚到。”

王不留行带着他走到森林深处,索克萨尔发现空地之上赫然立着一幢双层的小别墅。自然不似宫殿般宏伟壮丽,却也少了压迫感,精致得赏心悦目。索克萨尔推开门走进去,屋内的装饰全都按照他喜欢的样式,结合着王不留行偏爱的整体风格。

“你这几个月都在悄悄忙着这个惊喜吗?”索克萨尔脱下自己的披风,搭在鹿角装饰的架子上,回身凑近王不留行。

“不算忙,一天完成一点。”王不留行顺势在他唇上啄了一下。

他们两个是两座城池的主,拥有最尊贵的身份也担负着最大的责任。无论是布鲁瑞恩的人进入叶勒瓦斯或者反过来,都需要正当的理由和正式的申请,也就只有这个共同的森林才能让他们享受一会自由和亲密。

这房子自然不能大张旗鼓地修建,王不留行用他的魔法一点点修筑出了这么一个他们两人都喜欢的地方。索克萨尔在房子里转了几圈,支起木框的小窗子,探头望向外面,森林之中宁静却不乏灵气。

王不留行踱到他身后半拥着他:“布鲁瑞恩的殿下可还喜欢?”

“不胜欢喜,辛苦啦王上——”索克萨尔略拖长了音节:“不过这小片空地,可以种点卡萨布兰卡,我下次可以移植点过来。”

他说完,王不留行的脸色变得尴尬起来。

“你不喜欢吗?那我们换别的……”

“我只是担心,这花在你手下还能活得了吗?”

“王不留行,你今晚睡书房吧。我看有沙发有壁炉的,挺好。”

“等等,我只是开个玩笑……索克!”

【荣耀707年·叶布森林】

森林里的这座小房子变成了两人共同度假、约会放松的地方,城中的府邸只是府邸,但这里俨然已有了家的气息。王不留行想,再过两年,他退下王座,将王印彻底交付给自己最信赖的学生,他就可以做一个自由的魔法师——他正在一步步地让木恩学着独立。他会在这里生活,等待着索克萨尔将布鲁瑞恩的未来交托给晚辈,和索克萨尔一起默默守护着他们各自的故乡。

与爱人平静地度过余生,这听起来多么美妙。

王不留行沉浸在自己的妙想中没多久,只听见砰的一声。他诧异地循着声源,发觉是厨房的烤箱冒烟了,一旁的索克萨尔局促地摸摸鼻子,鼻子上的灰彻底抹开了。王不留行哭笑不得地拿出手帕,给他擦擦花了的脸。

索克萨尔有点委屈:“我只是想给你烤个苹果派……我发誓我是按照一位有名的甜点师教给我的方法做的。”

“没关系,你没伤着就好。”王不留行检查他的脸和脖子,还有手,没看见伤痕松了口气。

有关系……索克萨尔腹诽,他认真选了苹果,准备了工具,意气风发地想要展现一下自己的手艺,慰劳一下辛苦的魔法师,结果反倒出了洋相。王不留行瞥见他手边放着本书,和占卜有关。

“你刚刚在看书吗?你最近好像一直很喜欢这本。”

“啊,这本吗?这是我从旧书市翻到的,内容挺有意思的。”索克萨尔反倒他特别标注的一页:“你知道‘二重身’吗?”

“我曾经在古老的魔法书上见过,但也没有人真正见过二重身。”

“关于二重身的说法有很多,但我偏向于,二重身只是活着的另一个自己。”索克萨尔合上书:“说不定,我有二重身,你也有。”

王不留行皱眉,二重身的寓意一般都不太好,是厄运甚至会有杀死对方的命运之说。索克萨尔笑笑,指尖轻轻抚过那紧蹙的眉宇。

“说不定,我的二重身活在另一个我们未知的世界。”言下之意,一切不过是猜想,就算是事实也让他安心,不会有多余的影响。

王不留行捉住微凉的手:“如果有,我们的二重身会找到彼此么?”

“谁知道呢,毕竟他们也有自己的人生?”索克萨尔感受到腰间逡巡的手,娴熟的手法让他不由得颤了颤:“嗯……你做什么?”

唇齿间流露出的轻吟勾得王不留行想听见更多,他伏在术士耳边,压低了嗓音:“我来尝尝‘苹果派’啊。”

索克萨尔不甘心地勾住王不留行的脖子,咬咬他嘴唇,想他一世英名,折在这人手里了。不过折就折吧,赚到一个恋人,也不亏。

【荣耀720年·叶布森林】

喻文州出门想给王不留行在森林中找点他需要的草药,被一个掉下来的酒瓶子吓了一跳。一个人影从天而降,喻文州看清那人的时候惊到了,这人怎么和他在少年时代起就认识的一个好朋友那么像?!这人见了他也一副见鬼的样子,两人大眼瞪小眼。

青年憋了半天:“你谁?!”

喻文州想,又不太像,要知道他的那位朋友可是个话……

“你是他吗?不可能,他已经不在了这是事实啊,那你是谁?你知道我说的是谁吗?等等这有点混乱我们理一下。王不留行那家伙在哪?叫他出来,我有话要问他……喂你在听吗?”青年冲他身后大喊:“王不留行!你出来!”

好吧,喻文州哑然失笑,看来刚刚是被吓的。他犹豫着怎么介绍自己,王不留行就过来了,招呼着进了屋子。他给喻文州介绍,这是夜雨声烦,从前索克萨尔身边的第一骑士。喻文州和这位夜雨声烦问好之后,就自觉去准备茶水,让他们自由地说话。

夜雨声烦看着喻文州消失的背影,一脸复杂:“怎么回事?你不打算和我解释一下吗?喻文州和索克萨尔?他们不只是长得像我刚刚见到他的时候他身上的气息都和索克一模一样,我被惊到了,一瞬间我还以为索克回来了!说不定当年你救了他然后……”

王不留行毫不留情地打断他编撰的故事:“我若有那样的本事就好了。”

“那他肯定和索克萨尔有什么关系,说不清理由我就是有这种感觉。而且我看你说话也不避着他,他知道索克的事情?还是知道索克和你的事情?”

王不留行把喻文州的情况短简略完整地和夜雨声烦讲了一遍,信息量有点大,但这并不妨碍骑士的消化,末了他瞅了眼王不留行。

“虽然和你在某些立场上不对付,但我觉得你挺厉害的,我是说喻文州出现之后你对他没有私心。”

索克萨尔的离去对于王不留行来说是怎样的煎熬夜雨声烦也能感受一二,整整十年,如今出现了一个喻文州,王不留行却能如此容易地放他走。

王不留行想,他不是一瞬间的私心都没有。这么多年,思念早已噬骨,他觉得自己就像孤独地漂在一条看不到尽头的河流,漫无目的地撑着船,水那么冷,时不时打起的浪拍到他身上激得他一哆嗦,但是……

“喻文州终究不是索克萨尔。”王不留行摇摇头:“换了你,你会么?”

夜雨声烦笑笑,说的也是,他也不会。

喻文州准备了果茶,这是王不留行第一次给他煮的那种,他也只会这一种。夜雨声烦喝了茶,又和他们聊了一会儿,就起身回去了,布鲁瑞恩还有很多事在等着他呢。待这位骑士走后,喻文州忍不住笑了出来。

王不留行好奇地问:“怎么了?”

“没什么,只是觉得好神奇。”喻文州看向夜雨声烦刚刚坐的位置:“他很像我的一位朋友,几乎一模一样。”

“是吗?那你一定挺头疼的。”王不留行第一次听见喻文州说起自己的事情。

“他不说话就还好。”喻文州颇为赞同地点点头。

王不留行想起夜雨声烦得知自己拐走了索克萨尔之后,气势汹汹找自己打架的样子,一时好笑,又和喻文州聊了一些过去的事。

【荣耀710年·布鲁瑞恩】

黑暗的势力爆发,谜一样的诅咒疯狂地蔓延开来,古老的契约一直由布鲁瑞恩保管——布鲁瑞恩代代的主人都是术士,拥有最合适的力量。然而不知为何这力量冲破了桎梏,像一场暴风雨,以布鲁瑞恩为起点与中心,开始了残暴的征途。

布鲁瑞恩秩序依旧,人们未曾恐惧,即使在下一秒就要化作一具白骨死无全尸,他们也坚信,王会救他们。索克萨尔不是唯一的术士,却是最伟大的术士,他们的信念会穿越生死的一瞬间。

残阳如血,索克萨尔站在天台,握着他的灭神的诅咒。他低头看着这片土地,他记得黄昏时分却也热闹得像是晌午,总能看见人来人往,而现在寥寥无几,只有巡逻的士兵。他曾见过布鲁瑞恩很多样子,有夜里静悄悄的一面,有人声鼎沸喧闹的一面,可他未曾想过,会有这样的死寂。

但他知道,他的部下还在为了这片土地抗争,他的骑士仍在出生入死,还有……

一只灰白色的猫头鹰映着夕阳从远处飞来,索克萨尔伸出手,猫头鹰停在他的手臂上,低下它的头颅,亲昵地蹭了蹭他的脸颊。他取下猫头鹰携来的信,熟悉的笔迹和再简单不过的语言,却让他心头一热。

他知道,如果不是必须坐镇城中守护子民,王不留行是想直接乘着灭绝星辰飞到自己身边的。王不留行从未直白地诉什么衷肠,这也不适合他们,可自己就是清楚地知晓。

照这个情势,危机迟早会扩大,不但布鲁瑞恩会毁了,而且北上深入,每一寸土地都免不了,布鲁瑞恩之后叶勒瓦斯首当其冲。不去想那些以后,他也必须守护这里,守护所有信赖他将希望交托于他的人们。

他当即写了一封简略的回信让猫头鹰带回去给王不留行。

他有了一个主意,这主意在他看来很不错,但他不敢告诉任何人。他悄悄地将它实践,然后写了一封长长的信,把以后的嘱托全部收进这些信纸中,他这辈子都没写过这么长的信,感觉都快和夜雨声烦的话一样多了。他将信密封好,巧妙地放在了一个不显眼却很好找的地方。

他将自己梳洗打扮好,脱下术士繁琐的长袍,一身轻装前往叶布森林。

王不留行已经等在了精灵泉边,索克萨尔想,在这种局面下王不留行还能抽出时间赴约,真是对他太好啦。

王不留行看着缓步走来的索克萨尔,莫名其妙地心慌。没有理由,只在他看见那封信的瞬间,他就有一种不好的感觉。

“叶勒瓦斯还好吗?”索克萨尔走近他。

“这话该我问你吧,布鲁瑞恩还好么?”索克萨尔瘦了点,脸色也不好,想必根本没有好好休息过,王不留行明白却又心疼。

“会好的。”

索克萨尔的话意味不明。王不留行看着他脱下鞋子,赤着脚双足浸在泉水中,像个戏水的孩童,轻轻扑腾着。他看着那头及地的银发,半跪下去,为他轻轻拢成一束。

“我……”

话开个头,索克萨尔却突然觉得嗓子发紧,呼吸都有些颤抖。

所有设想中的画面,和自以为万全的冷静,在真正见到王不留行之后显得那样脆弱。没有人对于永远的离去真的无所畏惧,只要他在这世上还有牵挂。他偏过头,用脸颊蹭蹭魔法师先生的手。

王不留行不是傻瓜,虽然他不知道索克萨尔做了什么,可他知道索克萨尔做出的选择意味着什么,于是他握紧了索克萨尔的手。

恋人的温度传过来,索克萨尔突然松了口气。

“我就是第一次在这里见到了你,时间过得真快,都十年了。”

“嗯,当时很惊讶。谁能想到布鲁瑞恩的领主会在半夜泡精灵泉。”

“那谁又能想到叶勒瓦斯的领主会偷看人洗澡。”

“我解释过了……我只是出来找药的。”

他们就像普通的恋人在普通的时光里聊着最普通的闲话,说说笑笑,从过去谈到未来。说着说着,索克萨尔的体温极速冷却,然后也渐渐变得透明,只能微笑着,再发不出声音。索克萨尔不能回话了,王不留行就读着他的唇语和他继续聊,好像停下来就会有什么不见了,握手的力道也愈来愈紧。直到快要消失不见的时候,他看见索克萨尔拼尽最后的力气做出了我爱你的口型。

王不留行愣了一下,面不改色,但颤抖的嘴唇再讲不出一个字。他把恋人抱进怀里的瞬间,再熟悉不过的气息消散得无影无踪。

他像是一座静默的雕像,人生的某一部分也在那一刻化为了永恒。

布鲁瑞恩的危机解除,整个大陆也转危为安。相传是布鲁瑞恩的领主,或者说现在已经是前任领主,第一术士索克萨尔以自己的身体为媒介,化成了一个巨大的结界,融于布鲁瑞恩城周边,将这黑暗的诅咒吸收压制在地底。有的人认为索克萨尔已经死了,长眠于地下;也有的人认为他还活着,因为那个结界就是他本身,永远地守护着那座城。

王不留行待时机成熟之后按他当初的想法离开了王座,将一切交给了木恩。他曾经在叶勒瓦斯最大的图书馆泡了一个多月,他不顾一切地翻遍了所有的书;他也曾问遍所有可能有线索的人,逐一拜访,当他得出这咒语无解,破坏了契约会让索克萨尔的心血付诸东流时,他终于死心了。

他早知道结果,只不过不甘心,非要再挣扎那么一次。

他爱他。为了爱,他放纵了一回,因为爱,他也能接受现实。

他昏睡过去,整整一个星期,再醒来之后,他将用得着的东西都搬到了森林里的那座房子里。一切都一如当初,不在的只是那个要共度余生的人。可他又想,索克萨尔的结界应该也布在了这两城交界的森林之中,就好像索克萨尔依旧陪伴着他。

他的魔法可在沙漠之中幻化出绿洲,可将天空变色,可让汪洋大海一分为二,可他换不回一个索克萨尔,找不回他的爱人。他坐在灭绝星辰之上,仰望那无边苍穹,俯瞰这广袤大地,第一次觉得自己那么渺小无力。

格洛丽亚大陆的人们都说,王不留行的魔法藏着星辰大海,只有他自己知道,索克萨尔点亮了他世界里的夜幕星河。

【荣耀720年·叶布森林】

喻文州渐渐习惯了这边的生活,他不是放弃了回去,只是他觉得回去的关键在王不留行身上,而且勉强不来。他从读过的书中,及和王不留行聊过的话里拼出了一个完整的故事,他想他的到来或许不是巧合。

他很庆幸,王不留行愿意和他说一些从前的回忆。王不留行虽然看起来淡定自若,平常地生活着,也许是因为自己的职业直觉,又或许是因为他和索克萨尔之间诡异的联系,他能察觉到他心中压抑的东西。而愿意说出口,则是疗伤的第一步。

喻文州什么都不做,也不刻意说,他只是静静地听着,给出自己真实的反应。王不留行觉得自己好像把尘封的记忆打开,把那些熟悉又陌生的名字、时间、地点讲出来,他每回忆着说出一件事,他的心就越增添一分平静。当痛苦消弭,那些美好的曾经那样鲜活,沉淀的爱意充斥着他的生命且不再沉重。

他悉心照料那些卡萨布兰卡,神色柔和。

他摘了一枝,送给喻文州,传达他最深切的谢意。

后来有一天,喻文州不见了,王不留行丝毫不意外,他想喻文州应该是回到了自己的世界。他拿起桌上喻文州留下的卡片,一愣。

“卡萨布兰卡或许是悲剧之花,它的花语却是永不磨灭的爱。”

王不留行捏着卡片一动不动,半晌,他闭上眼,索克萨尔从来没有离开过他,而这一点,喻文州比他看得还透。

 

喻文州醒来的时候觉得自己仿佛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如果不是他手中的那枝百合,那些真切的画面和实在的经历,他会怀疑自己得了臆想症。

他买了个花瓶,把百合放置其中搁在桌子上。

梦醒了总要回到现实,他得工作了。

他花了点时间休养精神,翻了翻行程安排发现自己最近的预约过的咨询者就在这个星期。他点开预约者的详细信息,名字,王杰希。

风吹得桌上花瓶中的卡萨布兰卡晃了晃。

Fin

①“被神亲吻的地方”改编自西班牙安达卢西亚地区的“被上帝亲吻的地方”之称

评论(19)

热度(1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