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丁罐头鱼

你好。
叶修痴汉
文州心头好

【黄喻】嘿,一起吃泡面嘛!(8-9)

阅前提示:

黄喻俩人表演的曲子可参考《Try to remember》

8.

图书馆分自习室和讨论专用的屋子,隔音很好,屋子里多吵一关门外面也听不见,小沙发椅和桌子十分舒适。但想要占据一隅,其竞争的激烈程度不亚于抢课。活动近在眼前,喻文州还是在图书馆自修一会儿。他一向不会为了一件事而荒废另一件,兼顾着稳中求进。

微信震动,他打开界面发现是群消息。文体部部长甩了好几张图上来,校园网比较慢,他加载了好一会儿才看见,图里是各种各样的演出服,且都是男款。

喻文州刷完了才打字:“景熙去租服装了?”

徐景熙是L大生活部的部长,所谓生活部职权范围并未明确,但堪称命脉的财政大权掌握在部长手里。活动经费缺了都要上报到他那里以求组织“奶一口”。同时徐景熙同学成为了学生会的革命一块砖,哪里需要那里搬,除了经济支援,还是个彻头彻尾的人工“奶妈”。

徐景熙的号发上来条语音:“别提了,我旁边这位说不放心我们男生的眼光,一定要跟来参谋。”

“主持人不是两对么?我怎么没看见女孩子的服装?”喻文州重新确认了一下。

“这个不是主持人的,主持人的还没来得及选,她说这是给会长你和黄少挑的。”

喻文州惊讶了一下,还没想好回什么,一个长达五十多秒的语音文字泡就蹦了出来,配合着当年喻文州给某人涂鸦的Q版头像。

“我了个去啊这衣服,当然我绝不是在质疑你的审美怀疑你的眼光,这个很好,真的很好。但是我俩就弹个吉他吹个口琴,这哪套都很违和啊。先不说燕尾服,那个带领花的衬衫和小西装马甲,都可以去跳斗牛舞了。叼个红玫瑰戴个帽子围个披风我就是那个什么,夜礼服假面……”

喻文州忍着笑把语音都听完了,估计文体部部长听见会气炸吧?又要嘴炮刷屏的节奏。她一直对于他们二人的这个节目异常热心。不过这件事他是和黄少天站在同一战线的,衣服很有演出的效果,但是不适合。

他轻咳了两声,琢磨了下措辞:“谢谢你,不过我已经有备选的衣服了。”

这条消息发出去没两秒,黄少天的私聊消息就弹了出来,发了个探头的狗的表情,喻文州自然知道他好奇是什么衣服。

“你觉得那种校园制服怎么样?”

“会长你很有想法啊!是那种白衬衫套个毛背心西装裤吗?我觉得很好很不突兀,还能装作年轻一回!”

“我们现在也不老嘛。”

“哈哈好说好说,那会长你要买吗?来得及吗?要买就把我们的一起买了吧!我报个尺码给你?”

“没关系,我选同城或者附近,明天就到。而且一般是标准码,你的尺码我晓得。”

晚会的当天,小礼堂来了比想象中还要多的人,座位都满了还有人在后面站着看。有一部分外系的观众是为了看大计院的部长和副部,一部分是因为晚会互动环节准备的礼品太诱人。体育新闻专业的摄影主动来帮忙摄像。快歌劲舞炒热气氛,喻文州和黄少天的节目压轴。

最后的幕布拉开时,舞台上只留了两盏灯,两道光柱照向中间同一处。椅子上坐着一个抱着吉他的喻文州,他穿着藏蓝色的背心,一条深色的斜纹领带没入背心里只露出领带结。他的袖子翻起些微,露出白皙的手腕。斜靠在椅子边微微侧过身的是黄少天,他穿着杏色的对襟毛衫,酒红色的领带随性地垂在外面,他将袖子挽到手肘上方,露出小臂,手稳稳地托着口琴。

音乐响起,有人听过,也有人没听过。曲子舒缓绵长,像秋日随风起浪的金色麦田,又像一道阳光漫进每个人的心中,和着吉他和口琴优美的音色。第一段合奏完,第二段黄少天放下了口琴,随着喻文州的弹奏缓缓唱起来,歌曲高潮时喻文州也开口和他一起唱。这不是一段专业的演奏,他们也不是专业的歌手,他们在一起的画面却吸引着全场人的心。

曲子的声音渐渐淡出,演出结束喻文州站起来和黄少天一起对观众鞠了个躬。

掌声爆发,直到幕布合上,仍没有停下。

幕布合上的时候喻文州才有些回到现实,他下意识转过头看着和他肩并肩的黄少天,黄少天也下意识地看向他。

他们相视一笑,响亮地击了个掌。

9.

晚会结束之后,学生会的人留下来打扫礼堂,又拍了几张合照,最后才撤退。这个活动成功结束,自然少不了事先就约好的庆功宴——命名高大上了点,计院的学生会一向比较喜欢接地气的活动,撸串大排档再去KTV包宿。

L大附近的烧烤店是越晚越热闹,便宜又实惠,不仅有学生来解馋,附近的居民也喜欢在这里聚会。这一行人来了之后老板特意腾出一个露天的空位,俩桌子一拼,几个椅子一凑,围着坐了一圈。忙前忙后现在才坐下来,饿得前胸贴后背,黄少天拿起菜单点单速度堪称一绝。

麻辣小龙虾是店里的一个特色,虽然几人都不太能吃辣,也点了个小份。炒田螺、蛤蜊之类的海鲜和各式各样的烤串,再加上两打罐装啤酒,服务员见怪不怪地拿着好几张写满的单子去下单。

“最后我和会长那个节目,看到没有!掌声如雷啊,经久不息,什么余音袅袅又不绝如缕的!也不枉我们辛苦排练了!”

“是是是黄少你‘棒棒哒’!”

“靠怎么这么敷衍,我可是你们经费的来源啊,这个时候不好好表现更待何时?而且我跟你说会长也是表演人员啊就在我旁边坐着呢,看见了吧,你态度端正点!以后还想不想混了!”

“会长这么善良才不会计较。”

“好吧我同意你说的话,会长特别好,但是你的意思是我不善良呗?来来来我必须要让你深入了解我一下……”

“卧槽黄少饶命!会长救命啊!”

“少天。”

“会长你是好人!”

“下手别太重。”

“哈哈哈!得令!”

黄少天很高兴,高兴到连说话都眉飞色舞。他喜欢喻文州,所以更爱和喻文州一起达成某个目标时的成就感。运动会的双人赛也好,专业课的小组作业也罢,和喜欢的人一起成功,让他很享受,而他确信喻文州也是十分投入的。

单子上的东西陆陆续续上来了,大家吃的不亦乐乎。黄少天觉得喻文州吃得有点慢,怕他抢不着,逮到喻文州爱吃的就给他抢一份。吃到一半他们开始玩游戏,输的就喝酒。喻文州玩游戏很有一套,几乎不输,除非为了避免后面更重的惩罚。部员也没有敢算计自家部长的,部长太精明了,要是敢动手,不知不觉最后坑的就是自己。于是转而集火黄少天,喻文州这种时候也还挺喜欢看他抓狂的样子,明面上也不帮,黄少天不是吃素的,可也有顾不过来的时候。然而我们仍未知道那天坑过黄少天的为什么最后都输的特别惨。

吃完饭结了账酒意微醺,正是兴奋的时候,一路杀到了附近的KTV,VIP卡开了个包房,又赠了两瓶促销的新品果酒。

从《2002年的第一场雪》经典老歌到各种时尚新曲,喻文州还关了照明灯留下了流光溢彩的效果灯。黄少天翻了翻歌单,点了首五月天的《温柔》。

熟悉的前奏响起,黄少天握着话筒一眼看向喻文州的方向,隐约看见他捧着杯果酒,他又收回目光。

“……不打扰,是我的温柔/不知道不明了不想要/为什么我的心/明明是想靠近/却孤单的黎明/不知道不明了不想要/为什么我的心/那爱情的绮丽/总是在孤单里/再把我的最好的爱给你……”

唱完了下个人接过话筒,黄少天走到喻文州身边,他发现喻文州闭着眼睛似乎睡着了。毕竟很累了,再加上酒精作祟,这种喧闹的环境也阻止不了困意。他悄悄绕到一边坐在他旁边,喻文州身子一歪靠在他身上,黄少天瞬间坐直。他盯着喻文州的手,低声叫了叫他的名字,对方没反应。他试探地轻轻碰了碰,还是没反应。于是他小心翼翼地握住了喻文州的手。

文州的手有点凉,希望自己可以暖暖他。

黄少天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睡着的,再醒来他发现自己躺在喻文州的腿上,身上还盖着件外套。大家好像都睡着了,没唱完的歌单继续播放。他适应了一下,发现喻文州睁着眼睛,屏幕的荧光照在他脸上。他看不清他的表情,只见他盯着屏幕。

“……你爱或者不爱我/爱就在那里不增不减/你跟或者不跟我/我的手在你手里不舍不弃/啊来我怀里/或让我住进你的心里/啊默然相爱/寂静喜欢……”

气氛太好,黄少天呆呆地凝视着自己喜欢的人,脑子乱成了浆糊,心跳却骤然加速,有什么东西呼之欲出,挣扎在最后的理智之下。

“喻文州。”

他听见了自己的声音。对方仿佛没想到他醒了,惊讶了一秒,低头看着他。

黄少天觉得除了喻文州,他什么都看不见。他以前从不知道,原来说话是一件这么困难的事。不过是唇齿间顺着气流发出那几个音,他嘴唇抖了几下嗓子发紧,愣是吐不出几个字。

黄少天对自己很生气,一怒之下大吼:“你想吃泡面吗!”

说完他愣了,我靠黄少天你个傻缺!他脑内有个小人在旋转跳跃闭着眼砸地。

喻文州噗哧一笑:“你又饿了吗?”

“就是突然想吃了,我们一起吃泡面不是还刚认识的时候吗……”他干巴巴地补充,尽量让自己显得自然:“文州我先去个厕所。”

几乎是夹着尾巴灰溜溜地逃出包房,他抱头蹲在地上崩溃了几秒才站起来,窗外的夜风吹得他酒醒了不少。冷静下来他又觉得或许没有戳破最后一层纸更好,深呼吸一口气,喝酒误事啊!他洗了把脸,重整精神才回去。

TBC

再次谢谢所有关注如此龟速的我的旁友们!给你们比哈特!

评论(5)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