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丁罐头鱼

你好。
叶修痴汉
文州心头好

【黄喻】嘿,一起吃泡面嘛!(6-7)

说好的不是长篇居然都到7了,我很崩溃啊!!

6.

黄少天借来了相机和三脚架,终于赶在截止时间前把视频给录出来了。两人一起从头到尾看了一遍效果,还算满意,当即就将储存卡里的视频传到电脑里,发到了文体部的邮箱。

最开始文体部的人知道会长和副会居然要参加演出时,激动得无以复加,甚至表示这两人干脆免了程序直接正式演出。黄少天一口拒绝,喻文州也说,不希望特殊对待,而且有好的意见要直言不讳。

黄少天啃着雪糕凑到喻文州身后看着屏幕里的对话,啧了几声:“我现在都能想象得到她眼睛冒绿光的样子了,她怎么这么激动?也没听说过文体部部长是你的小粉丝啊,之前和你我说话的时候都很正常。现在怎么跟嗑药了似的,不就是看了个我们的视频么?这都感叹号看着简直让人眩晕,文字泡都刷屏了好吗?!”

“少天,你这样吐槽人家文字泡刷屏真的好嘛?”喻文州想了想和黄少天微信时的场景,一阵好笑。

“不是,会长,你现在这样吐槽我才是合适吗?”黄少天一口吃完剩下的雪糕,木棍扔进垃圾桶,环着喻文州俯身摸上键盘:“来来来,让我来跟她说。”

黄少天的气息瞬间靠近,这个姿势将喻文州拢在了怀里。喻文州细不可察地一僵,花了几秒让自己放松下来,光滑的屏幕贴有点反光,喻文州借着机会看着映像里的黄少天和自己,有一种幸福来得太突然的感觉。可是离得这样近,他又莫名紧张。

——黄少天好像也在通过反光的影子看着他。

是错觉吧,他想,少天只是在看着对话框。

半晌,喻文州缓缓开口:“少天,太近了。”

黄少天倏地直起身子离远了点,张张嘴又没说出什么,好一会儿才摸摸鼻头讪讪地:“文州,你嫌弃我啊……”

喻文州调整了下心情,无奈地笑笑:“我感冒了,传染你就不好了。”

黄少天瞬间恢复精神没几秒又皱起眉:“怎么还感冒了?怪不得我觉得你好像没什么精神。是吃坏东西肠胃感冒还是扁桃体发炎了?不然是被谁传染了?我就知道你那几个室友不靠谱,不然我把锅借你烧个醋吧,听我家里人讲烧醋杀菌消毒。”

“你别忙,就是晚自习回寝室着凉了,只是嗓子有点痛。”喻文州合上电脑,耐心解释。

黄少天摇摇头:“这只是初级阶段,感冒第二天才会渐渐有症状,而且越来越严重,最后才能好。最近还这么忙,我怕你吃不消。不过我也不劝你好好休息啊、少忙啊什么的,你肯定不会听的。就是别太勉强,演出也是,这不是还有我……们呢么。”

黄少天拍了拍他的肩膀,神色中的严肃一览无余。喻文州看似顺从地点点头,他知道,学生会的成员都靠得住,他从来不是一个人在奋斗。可是,唯有和少天一起演出这件事,他想不留余力地去做,这件事任何人无法和他分担。

黄少天的话宛如预言,第二天喻文州觉得自己的喉咙烧着了似的,鼻音也浓重得让人担心,脑袋又昏又沉。学校的药店太小,找不到普通的消炎药,喻文州没有乱吃药的习惯便挨着等它自己痊愈。黄少天看不下去,不知道从哪里搞来了感冒药和消炎药给他,他知道这是黄少天跑出校外坐了几站公交才买到手的时候,已经是很久以后了。

感冒药往往有让人昏昏欲睡的副作用,他缩在床铺里想睡个午觉,闹钟响了却困得起不来,身体根本不听话。

他记得,下午的课都是和少天一起去的,不能让少天等太久。

他想着想着,也不知道自己有没有把这话嘀咕出声。

他恍惚好像听到寝室的门开了,有人进来了。那人还走到他旁边,叫叫他的名字,声音那么熟悉,他记不清自己有没有回答,只是本能地靠过去。

那个人好像低不可闻地叹息了一声,环着他,一下下轻轻拍着他,喻文州觉得很安心,便放任自己彻底睡着。

7.

“少天……少天……”

黄少天迷迷糊糊地听见有人叫他,意识到这声音的主人是谁时倏地坐起来——喻文州担心地晃晃他,手还在他胳膊上。黄少天赶忙撩开他被汗浸透的刘海摸摸额头,再摸摸自己的,终于松了口气。

对方还一脸茫然地:“少天你……我发烧了吗?”

看到刚退烧的人一脸状况外,黄少天气不打一处来:“有没有你这么拼的啊,我中午就来找你一起上课,你昏睡得都不省人事了,吓我一跳。我回去拿了退烧药给你喂下去了,捂出了汗你才退烧。我下午给你向老师请完假了,你不用担心,课件回头我去找同学要一下,应该不会落太多。”

更多责怪他不注意身体的冲动被理智压住,说再多就超出朋友的范围了。黄少天咬咬牙,感冒发烧根本不是大事,可是喻文州一病,他这心就提到嗓子眼了。

似乎感受到他情绪不对,喻文州揪住他衣角:“抱歉。”

“别道歉!”意识到自己声音高了八度,黄少天尴尬地清清嗓子:“我是说,道歉也没有用啊,你自己得注意点身体健康。你要是倒下了,学生会怎么办啊,还有你完美的平时成绩也会因为缺勤扣分的对吧……”

他说了半天,没说那句,我比你还难受。

喻文州开玩笑似的:“大概因为少天很可靠。”

黄少天的声音戛然而止,一口气差点没给自己憋抽过去。他觉得,怎么喻文州就这么了解他的脾气呢,怎么就这么知道如何让他舒心呢。灭了火的黄少天内心感慨万分,我该拿你怎么办,忽然觉着内心的这台词太过偶像剧,不由得恶寒了一下。

喻文州柔声:“不要生气了。”

黄少天瞪他一眼:“我没生气!”

喻文州忍俊不禁:“这可是你说的。”

“好吧好吧!”知道自己绕不过喻文州,黄少天放弃最后的抵抗:“你好好休息吧,我也该回去了,我买点水果给你,不许挑啊,我买什么你吃什么……唉我怎么这么善解人意,世界上去哪找我这么靠谱的同学。你病好了记得请我吃饭啊。”

请个毛毛球啊,自己都是自愿的,黄少天暗暗撇撇嘴立刻补充:“别说谢谢!”

喻文州从善如流:“知道了,我靠谱的同学。”

黄少天离开了喻文州的寝室,一下午感觉像过了一个世纪般漫长。在自动贩卖机买了罐可乐,又买了几样多汁的水果,回去的时候撞见打包了晚饭的郑轩才发觉自己饿了,很是自然地过去蹭饭,郑轩则表示这就是给他带的。

黄少天挑牛肉塞嘴里:“你怎么知道我还没吃饭?”

“会长发烧了吧,会长室友说他刚回去正好看见你出寝室,估计你是看护了会长一下午。”

“也不算看护,就是喂个药,再换换冷毛巾。”

“你和会长,现在这样行吗?”

郑轩的话突然让黄少天觉得嘴里的牛肉没了滋味,味同嚼蜡。缓慢地咽下去,他抬头:“你怎么知道的?”

“想通之前不知道,想明白了,你俩这个挺明显的。”

黄少天沉默着喝了口汤,想了想,咧了个干巴巴的笑:“我今天差点就对会长发火了,想想自己也没立场。最后还是会长哄的我。”

“人之常情。”郑轩看着突然不话痨的黄少天,明白这人搭的是真心:“你就没想过告诉会长?”

“你仿佛在逗我笑。这种事怎么说啊,朝夕相处的哥们突然间对你告白,说我觊觎你很久了,换你你受得了吗?靠你那个关爱智障般的眼神是什么意思啊……”

“你就没想过,会长和你双箭头?”

这回黄少天看郑轩的眼神变成了关爱智障:“你今天的笑话怎么这么冷?这怎么可能呢,我又不傻,喻文州对我就是好朋友、靠谱助手、同专业的同学,再多点就是个能说点知心话的搭档,这我看得出。靠快收起你的表情,我想打人了。”

“你继续,你继续。”

“我怕说了,朋友都做不成了,我认真的。”黄少天搅着汤里的剩菜:“他对我也是真心的好,何必呢,说了让他难做,我觉着现在挺好的。”

说甘心是不可能的,年轻气盛的年纪,对自己喜欢的人谁没点占有欲啊。要是能和喻文州牵个手约个会,黄少天觉得做梦都得笑醒。可是他更害怕,要是自己的喜欢到头来给喻文州添麻烦,他会打从心底瞧不起自己。

至少在喜欢的人面前,留个光辉高大的形象吧,狮子座的男人就是固执地守着他最后的那点骄傲,决不回头。

TBC

评论(2)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