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丁罐头鱼

你好。
叶修痴汉
文州心头好

【周喻】To The Sky (五)

Long time no see的更新……前文请戳头像

To The Sky (5)

==============

周泽楷很久以后都还记得那个下午,明媚的阳光,暖色的客厅,还有坐在沙发上抚着Summer、眼中只映着自己的文州。

==============

在外忙碌是避免胡思乱想的最好办法,上班、采景、打工穿插着将他的时间填满,周泽楷的精神也好一些。见喻文州这件事让他对生活有了些新的期待。今天给一个模特拍封面,模特迟到了导致整组工作结束得都晚些,他回家的时候已是夜幕降临,还不巧地下起了雨。

他把兜帽戴上开始小跑,雨不大,但是浇在衣服上沾湿了潮乎乎的也不好受。

跑着跑着,他感觉有什么在跟着他还呜呜叫,一低头,一个毛团子似的小家伙在他后边,他跑两步小家伙就跟两下,而且一瘸一拐的。他有点诧异,犹豫着转过身蹲下来,对着小家伙招招手,它先是跑了两下,见周泽楷没动,它才仿佛放心地跑过来。

周泽楷这才看清它的真面目,这是一只小狗崽,路灯昏黄再加上雨打湿了它的茸毛看不清是什么品种。他想了想,还是把小家伙抱了起来,直奔最近的宠物医院。

医生一看见周泽楷这样的帅哥顾客眼睛都在放光,直到发现他怀里的小狗,脸色才重新变得严肃起来:“这是你家养的狗吗?”

周泽楷摇摇头:“不是,刚刚捡到的。”

“把狗狗给我吧……它的情况好像不太好,麻烦你等一会,我去给它收拾一下再做个简单的检查。”她抱过小狗去了另外的检查室。

周泽楷应了声好,随即找了个椅子坐下来。他不懂兽医的工作,可是他在抱起狗狗的时候本能地觉得它不太好,现在想来或许当时它是在向自己求救吧。可是那样小的幼崽,为什么会在街上流浪呢,是被狗贩子拐走的吗?还是因为生病被抛弃了呢?如果今天没有救它,或许它就会被收容中心带走,运气坏一点说不定会被饭店收购成为盘中餐……

雕像似的一动不动不知神游了多久,他见医生抱着梳洗好的狗狗出来了就站起来,这时才看清楚怀里的那只居然是萨摩耶的幼崽,白白的像个糯米团子,却没什么精神。似乎是闻到了熟悉的气味,小萨摩抬起脑袋冲着周泽楷摇两下尾巴,他顺着医生的动作把小家伙抱回自己的怀里。

“我简单给它做了检查,它身上有很多被虐待的痕迹,右侧的后腿伤得比较严重,可能以后都只能瘸着了,但不太妨碍行动。不过它有点低烧,这可能只是普通的感冒,也可能是更严重的病症的前兆。你最好能照顾它,看看明天的情况——当然你要是把它留在这里我们帮忙看护也可以。”医生叹了口气。

周泽楷一愣,或许把它留在医院随时观察情况才对,可是……小家伙死死地往他怀里缩,爪子努力地扒拉着他,仿佛随时戒备着被送回去。

末了,周泽楷揉了揉白团子:“有事再来吧。”

就这样,他莫名其妙地带着一只生病的狗狗回到了家。他给狗狗喂了退烧药,第二天又请了假,打书店座机的时候他想解释起来太麻烦,简而言之地说晚上才从医院回来。

观察了一天发现只是一般的感冒,白团子很乖地在他膝盖上趴着睡觉,腿上的温度让他突然有了一种,自己家里多了个成员的真实感,以及不知道怎么养狗的茫然。

突然响起的门铃打断了他的思绪,周泽楷抱着狗去开门,一看显示屏发现居然是喻文州,惊讶得差点把狗摔了,手忙脚乱开了门。

“前辈?!”

喻文州站在玄关有些抱歉地:“听老师讲你生病了,还折腾到医院,我就直接过来了,可能比较唐突。”

周泽楷努力摇摇头,他高兴还来不及:“先进来吧。”

他怀里的狗好像也感受到主人的情绪,来了精神,冲着喻文州晃晃尾巴示好。喻文州换了拖鞋进了屋,周泽楷放下狗去洗手倒水。狗狗好奇地在喻文州脚边打转,他看着绕来绕去的白团子,笑着用手揉揉它的肚子,小萨摩立刻四爪朝天地翻过来,舒服得打呼噜。周泽楷一回来就看见这和谐的一幕,看着喻文州的宠溺的笑有点发怔。

“小周?”喻文州收回手,他看周泽楷也不像生病的样子,再看看这只虽然活泼但还没有露出萨摩耶本性的小崽,猜了个大概:“是狗狗生病了吗?”

周泽楷点点头,把昨晚的事凝练地给他讲了一遍。

喻文州捧着杯子喝了几口水:“你人很好。”

周泽楷摇摇头,那种情况下自己没办法放着不管,想了想不对前辈这是在夸自己,他又点点头。喻文州噗地笑了出来,怎么办,他觉得某种意义上,面前的青年比这个白团子还可爱。

“这只小家伙有没有名字?”

“还没有。”周泽楷把又开始扒他裤腿撒娇的白团子抱起来:“前辈帮忙取?”

“唔,我想想,叫Summer吧。”喻文州摸了摸小家伙的脑袋:“这不是萨摩嘛,你和它又是在夏天相遇的。”

周泽楷眼睛一亮,很干脆地答应了,然后捏着Summer的肉垫叫了好几次名字,直到它对这个词产生了反应汪了一声。他又想,对方一听到自己生病了就直接来了家里,是真的在担心吧……温柔的是前辈才对。他渐渐有了个想法,在心里酝酿了好久,面上镇定心脏却怦怦跳,鼓起勇气:“前辈,也是主人。”

他毫不费力地抓到了周泽楷的意思:“嗯?你是说,和你一起做Summer的主人吗?”

“嗯!”

“嗯……”他想了想,同意了:“好啊,感觉不错的样子。”

很好,周泽楷决定再接再厉:“一起挑用品吗?”

“小周你这步步为营的……这才是最终目的是吗?”喻文州失笑,周泽楷看着这么纯良的一个人,怎么还会套路自己呢。

周泽楷摇摇头,漆黑的眼睛凝视着他:“不,两个都是认真的。”

他看得出前辈是真的喜欢Summer,他也想以此为契机把两个人连结在一起,看起来微不足道,但在周泽楷的心中,却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情。这可以当作一个约定,他也想在喻文州的时光中留下痕迹,哪怕只有一点点。

喻文州没有回避他的目光,反而看着他若有所思,周泽楷更紧张了。

“那……好吧。”

喻文州揉了揉Summer的脑袋,答应了他。

周泽楷很久以后都还记得那个下午,明媚的阳光,暖色的客厅,还有坐在沙发上抚着Summer、眼中只映着自己的文州。

评论(4)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