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丁罐头鱼

你好。
叶修痴汉
文州心头好

【黄喻】嘿,一起吃泡面嘛!(3)

妈妈咪啊,一章字数不够,两章又要爆字数……还是决定分开发吧

这种间歇性抽风的速度,谢谢大家的包容(捂脸)

>>>>>>

3.

“少天,我们今晚出去开个房吧。”

黄少天手一抖,碗里的汤直接洒出来,手忙脚乱之间喻文州已经抽出一张餐巾纸给他把手擦干净了。这时喻文州又补了一句:

“学校南门马路对面的那家比较近。”

食堂闹哄哄的,黄少天深呼吸一口气,他脑中一片开始幻灯片似的回顾从最近发生的事。他们这两天都在忙学院的活动,自己跑了几家外联,专业课的作业也完成了,今早他起床,上课,然后一起吃午饭,会长还给他买了他爱吃的浓汤煲……所以到底发生了什么?!

看着黄少天两眼发直的呆样,喻文州奇怪地晃晃手:“少天?”

“啊?哦……好啊,听你的,文州你怎么说就怎么办吧,我都可以的!”

“嗯,那我一会就订房,你晚上记得带你的电脑。”

黄少天立刻反应过来了:“我懂了,文州你要今晚弄策划?需要我向组织贡献力量了吧?正好我最近发现了一家很有希望的赞助,你也可以看看怎么搞定他们。配合着你的策划来,需要我出力的地方我最近就动手。”

和喻文州独处一夜,这个事情仿佛一长串炮仗在黄少天的心底炸得没完没了,连下午一起上选修课的郑轩都看得出他的异常兴奋。幸好他们选了阶梯教室的最后一排的角落,不怎么引人注目——尽管黄少天到哪都挺有存在感的。

他停下手里临期的专业课作业:“你这是捡钱了?”

“怎么可能是钱那么俗气的事情!哎呀你不懂,这叫人逢喜事精神爽。今晚我要出去快活,你羡慕吧,嫉妒吧,赤裸裸地恨吧?”

“好好好,你爽着先。”

郑轩嘴角抽动两下,只把黄少天这番说辞当成了玩笑,直到听宋晓他们讲黄少天真的连人带电脑夜不归宿时才瞪大了眼,脑中闪过各种片段。可又听说会长也是消失了一夜,他联想到下午黄少天那个眉飞色舞的样子,有种说不出的感觉,末了扶额叹了句亚历山大。

 

和自家会长在前台登记的时候掏身份证的瞬间,黄少天觉得这个动作真是太微妙了。提着笔记本一路脑内小剧场地跟着进了屋,俩人脱了外套直接开始干活。

文化节临近——不同于一般的社团活动,文化节各学院庆祝活动要加入校评比,适逢期中他们又要交个麻烦的小组作业,这阵子忙得是不可开交。尤其是喻文州,作为计院的学生会会长,负责的事物大大小小,对内对外,他只想想头就大了。但他看喻文州,每天照常出勤,朋友圈也没有什么抱怨的言语,十拿九稳的样子。真说完全从容不迫也未必,不然也用不着自己,但喻文州这个人就有一种让队友安心的感觉,他站在那里看看你,和你讲讲话,你就觉着这事有谱了。自然,换做是对手,只能惴惴不安了。

在黄少天看来,这是很了不起的一件事。除了性格因素以外,这个人一定是有着相当的本事。

“我看隔壁汽院也把主意打到我上次看中的店了,这两天换着几个部员总往那家跑,我要是店主我都烦死了……天啊队长你这个文件夹里都是什么啊?也是咱们活动的吗?”

“嗯,是初审。现场表演耽误时间,初审我让他们录成视频发给文体部,在我这儿存档了一份。”喻文州手上的动作没停:“不用太担心。那家店主的性格,第一次不成,就不会给机会了,说白了就是第一印象是决定性的。”

“我靠这人这么犀利?你怎么知道的?你和他认识啊?”

“只是去买过几次东西,聊了几句。”

黄少天感叹了一下:“收回前言,我觉着会长你才真的犀利,眼睛也太毒了吧。好在我还没贸然出手,按你的推断这要一击必杀。”

“嗯,我觉得赞助金钱为辅,争取奖品,尤其是他们家自营的配件。”

“懂了,你放心,这个任务就交给我吧!”

黄少天笑嘻嘻地冲着自家会长竖了个大拇指,喻文州点点头便不再嘱咐什么。两个人都不说话低头做自己的事,桌子边坐一个,阳台边靠一个。空气安静下来却不尴尬,只有噼里啪啦的敲键盘声和一下下的点鼠标的声音。

把外联的企划书都写得差不多的时候,他微微抬头,盯着窗户上映出的喻文州聚精会神的样子想着,果然说什么认真的男人最帅是真的,又想着多好啊,现在这样,就好像文州是他一个人的。

TBC

评论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