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丁罐头鱼

你好。
叶修痴汉
文州心头好

【黄喻】Day by day 系列 2(上)

时隔半年的系列,前文戳头像

>>>

一清早就淅淅沥沥下着小雨,窗外的天色阴沉得让人毫无外出的动力,只想窝在家里。

黄少天一手托着盛着刚烤好的两片奶酪玉米吐司的盘子,一手握着杯豆浆,推门进来的时候不出意外地看见床上的人依旧睡得香甜,只露出脑袋。略欣赏了一下这场景,把早餐搁在床头柜之后,他坐在床边戳戳睡着的人的脸:

“文州,起床了起床了!”

床上的人没有丝毫回应,但黄少天捕捉到他眼珠动了两下。

“文州咱们中午还要赶飞机去B市呢,快起来收拾收拾,你不是一直说要去新开的店试吃一次嘛,难得放一回假,到了你完成梦想的时候了!”

这回动是动了,然而只见这人缓缓地把被子蒙过头顶,把自己藏好裹成了一个白花花的茧蛹。黄少天哭笑不得地只好拿出了杀手锏——

“我给你做了你爱吃的早餐,刚刚出炉的,等会就凉了不好吃了!你闻到没,我特意给你端进来了,有没有很香?”

茧蛹动了两下,静下来,又动了一下,最后终究没了动静。而后被子顶上慢悠悠伸出一只手,比了个数字二的手势后,连收都懒得把手收回去就这么搭在外面。

这是两分钟的意思,看来自己成功了,黄少天松了口气。

房间一时间又安静下来,他的视线不自觉停留在露在被子外的那只手上。

他一直觉得喻文州的手很好看,不是那种被保养得很好或者女孩子般秀气的养眼,而是除了匀称修长外总能精准地完成任务和工作、即便失误也能及时弥补的稳妥,仿佛这双手无所不能。手是机师最宝贵的财富,他还记得他的上级曾对他说过,身为机师,你要有这样的意识,你的手一定要轻,轻到能迅速应对所有复杂情况不要犹豫;你的手一定要沉,始终记住你的手承载了所有人的生命。直到他拿到蓝雨的机长制服,完成了第一次飞行,他才更深刻地体会到了这句话的千钧之重。一旦驾驶客机,就不像原来飞机里只有他一个人,现在他手上握着的是几百人的生命安全,他要对他们负责。

而喻文州一直都有这样的理念,也一直做得最好,或许他做不到操作最迅速,但却是那么出色,出色到不知何时竟让自己移不开眼了。

思及此,黄少天俯下身,虔诚地吻上喻文州的手。

被子窸窣响了几下,喻文州从被子里露出半张脸,双眼还含着尚未褪尽的睡意:“少天,你做咩啊?”

听着因为睡意带点鼻音的声音,黄少天感觉心被挠了一下:“叫你起床啊!你看看,我都起来洗漱好,连早饭都做完了你还在赖床。唉也不知道平时那个一到时间就威逼利诱我起床的Captain去那了,我真怀疑现在这个是假的。”

喻文州好笑地坐起来:“这个我才奇怪。正常不是工作日早起,假期贪睡么?可你总是反过来的。”

黄少天干脆爬上床躺他腿上:“就是平时睡不了才想睡,一放假了,也不用强制起床了反而精神得没睡意,这个我也很困扰啊!不过也好,假期难求,怎么能在睡梦中度过,你看阳光明媚岂不是可惜……今天这个不算。长途的是我们合作一趟航班,可是一到短途的,排班就不得不把你我分开,一到短途的我就更不想起床了,这个故事太悲伤。”

“我能怎么办,我也很无奈啊。”喻文州知道他是开玩笑的就把话溜过去了,他摩挲着黄少天的耳垂:“少天最让我放心。”

黄少天看着两片开阖的嘴唇,没忍住,勾着喻文州的脖子向下一用力,讨了个迟到的早安KISS——我不管,你就是撩我了。喻文州毫不忸怩欣然地回应了。他余光瞥见被搁置在床头柜的早餐,突然想起来什么似的。

“少天,你穿哪条围裙做早餐?”

“还能有哪个,家里就一条围裙啊就那个印着鱼和狗爪的,这围裙也太可爱了我觉得要是要是哪天招待徐景熙他们来玩,都拿不出手得藏起来,我看就超市那个深蓝色的赠品都比这个要正常,不然改天咱们再买一条吧!”

“那我们去马德里的时候……”

“Pass,这个绝对pass啊喻文州你怎么还惦记那个围裙啊!你饶了我吧!就算你用Captain的职权欺压我也不会向恶势力低头的!”黄少天如惊弓之鸟般嗖地坐起来,眼睛瞪得老大,看到喻文州略失望的表情赶紧摇摇头心里补充一句,也不为美色所动!

他们在一起后第一次去马德里,闲暇的时间逛了会儿机场的礼品店,西班牙作为弗拉门戈之国自然有很多相关的纪念品,包括弗拉门戈舞裙造型的围裙,一眼看去,红艳艳的颜色,层层叠叠的裙摆,十分鲜明。喻文州在挑礼物上时不时会露出他水瓶座的本质特征,喜欢一些奇奇怪怪的东西,而且越特别他越中意。当时他不顾黄少天震惊的眼神拿起一条就在他身上比比划划,若非当时黄少天灵机一动用别的东西转移注意力,那围裙就买回来了。

而喻文州纯粹觉得那个很有趣罢了,他没有看过真正的弗拉门戈表演,对这个只是好奇,他更想看看少天穿这个在厨房忙的样子——或许是一种恶趣味,他一直记得当时少天惊恐的样子,现在想来也忍俊不禁。

 

如果不是荣耀航空联盟的主席冯老亲自打电话通知去B市汇合,他们二人一定会在这不宜出行的天气里宅在家里吃喝玩乐。在驾驶舱呆久了,以正常乘客的身份登机还有点新鲜——至少在蓝雨的驾驶舱是看不到异性的。

黄少天扣好安全带:“要带制服吗?不是说要拍视频和官网广告吗?”

喻文州检查了一下黄少天和自己位置上小毯子、耳机等物品:“冯佬说不用,这次GA(Glory Alliance)全面翻新,拍的时候制服也统一标准。”

“也好,我也算有机会光明正大地试次别的样式了。制服我就穿过之前空军服役的和现在蓝雨的,说实话我觉得咱们蓝雨的制服可比别家的好看多了,连蓝雨的标都恰到好处!”

和喜欢的人在一起时间总是过得很快,飞机起飞的时候,喻文州感受着环境变化,脑中不自觉开始演练起这趟航班的起飞操作,当他反应过来时暗笑自己职业病,却见一边的黄少天安静得不像他——双手也下意识小幅度地代入操作。

黄少天忽然瞥见喻文州的笑,立刻反应过来收回手。

>>>TBC

系列二时间轴应该在系列一前面,在系列一里提到过=w=

最近又有了一个新的脑洞,新旧一起写吧

评论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