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丁罐头鱼

你好。
叶修痴汉
文州心头好

【黄喻】Day by day 系列 1(下)

今天在Lofter发生了一件很难过的事情(哭泣哭泣)。

Lo主已经开学大四了,更新时间会比较间歇性抽风但是会努力的。

谢谢所有粉了的姑娘,还有小红心,对你们比哈特!

借文吐槽了一下pv里对我鱼恶意满满的人设造型(捂胸口)。

虽说是看两人谈恋爱但是也会穿插一些两人确定关系以前的回忆什么的……以及我好想开车啊啊啊!可是还没到时候,难道要来个番外吗!

>>>

当二人风尘仆仆地赶到定位上显示的地点,却只看到紧闭的大门和一个方方正正的法语停业的挂牌时,黄少天瞬间瞪大眼连靠都忘了爆出口。站在他斜后方的喻文州倒是一下就反应过来了,走到黄少天身边,戳戳他胳膊:

“少天你记得今天星期几吗?”

“不就是星期天么……靠对啊今天是星期天。”

黄少天一拍脑门,这是欧洲今天星期日这店完全有可能不开门的,或者早早关门,千算万算把这个忘了就一心想着文州肯定会喜欢这家菜谱。看着那无形的耳朵都要耷拉下来的黄少天,喻文州轻咳了一声:“没关系,看起来那有个小酒馆,我们先去填填肚子?”

黄少天的表情有点沮丧:“好好的一顿法国大餐的顶级享受变成了先填填肚子,这简直就是我人生中最惨的时刻之一了,而且还搭上了文州你!我的心情你知道吗?就像我为了飞行员测评考核做了充足的准备熬了三、天、三、夜!结果考核当天模拟系统出了问题还被记在了我的个人成绩单上!更要命的是我的搭档还是你也让你的成绩受了影响!”

“有这么失望?”喻文州偏头看了看扬着脑袋搭在自己肩上跟着自己走的人,伸手拨弄了两下他被风吹乱了的刘海:“不过我记得当初第一次搭档小组测评的时候,我没能配合好你,某人还气得叫我吊车尾。”

黄少天趁机亲亲人凑近的白净的手:“所以现在反过来了啊……都是黑历史黑历史,Captain你就别再提了好吗,我知道我Captain宽宏大量宅心仁厚宰相肚里能撑船。”

两人没说几句就走到了为数不多的开着的小酒馆。馆子不大,装潢有些别致,墙上贴满了来自世界各国的各种面值、各个时期的纸币,连人民币早期的一分两分的黄绿小纸都有。二楼棚顶的一角还挂着一兜木质瓶塞,角落放着一把看起来很大很笨重的吉他。前台的调酒师是个蓝眼睛的调酒大叔,不高,有两撇小胡子,调酒的动作不算华丽炫目,但是却几乎滴酒不洒的稳和准。

两人第二天还有工作所以没有点酒,直接插空挑了座坐上去,抽个单子开始打对号。酒馆虽小但是吃的却很多,各种下酒的小零食也不贵,最贵的也不过三欧区。黄少天拿着单子一方面是真的饿了一方面也是计划中的餐厅关门的憋闷,刷刷刷每个区狂画了好几份,喻文州则是搭配着来来回回划。单子交到前台等了几分钟取了一大盘吃的端回来,他们发现这家的椒盐薯片出奇的好吃,酱料也是特制的。

“这算是因祸得福?文州你别说啊,你随便领我进的这家店还真是意外收货,我居然有了下次再来的冲动。”黄少天咔吧咔吧吃得很惬意。

“也不算是随便吧,我提早查了几家这一带好吃的,今天正好它开门。”

“不愧是Captain啊,不仅工作上,连吃这方面都留有后手……等等我去这个也好吃你快尝尝这个洋葱圈,就蘸那个酱简直没得讲。”

黄少天迫不及待地拣起一个完整的洋葱圈蘸了酱喂到喻文州嘴边,一脸发现新大陆似的,喻文州啊唔一口吃到嘴里,嚼了嚼咽下去,说了声好吃。黄少天盯着他的吃相,升起一种别样的饥饿感——喻文州吃东西的时候不算优雅但是却吃得很香,两片嘴唇抿着,随着吞咽的动作喉结也会跟着动一动,如果第一次尝出的是他喜欢的味道,黑逡逡的眼睛就会炯炯有神,很高兴的样子。而这样细小的情绪变化只有在黄少天面前才会不由自主地显露,聚餐或者外人面前喻文州还是面面俱到的无死角。

黄少天不知第几次在内心长叹一句,明天为何还有航程!这样想着,他狠狠地灌了一口杯子里还在冒着气泡的冰可乐。

两人聊着聊着就聊到当初荣耀航空联盟拍广告的时候,选了蓝雨、微草、霸图等较有影响力的航空的机长拍摄。作为代表整个联盟的广告,必须要做好造型,然而造型师仿佛和蓝雨八字不合一样,尤其是Captain喻,先不说花了几个小时凹出的诡异发型,黄少天打赌联盟肯定把最贵的什么睫毛膏糊他们家Captain脸上了。那时候苏沐橙,联盟明星级别的女机长开玩笑说,蓝雨Captain喻的微博可以认证成知名美妆博主了。

这时他们旁边一个说话说得正激动的姑娘手里的酒没拿住,洒在了喻文州的衣服上,和喻文州条件反射地帮忙去拿杯子的手上。姑娘吓了一跳赶紧过来给他道歉,还努力用蹩脚的英语解释自己不是故意的,喻文州只说了没关系,自己去楼下的洗手间洗个手处理一下,而黄少天可乐喝得有点胀肚和喻文州一起去。

喻文州在水池的镜子前擦了擦自己的衣服,还好在吃饭的时候脱了外套,只是衬衣湿了,但是鸡尾酒在白衬衣上留下了很显眼的颜色。他左看看右看看也只能暂时这样,只好摁了摁洗手液开始洗手。

这时,一个脸通红脚步虚浮——一看就是喝醉了的男人踉踉跄跄地推门进来,左看看右看看瞅了好几眼,然后盯着那个正在洗手的东方男人,露出了一个十分兴奋的笑。晃晃悠悠地凑凑过去,打了个酒嗝,用含糊不清的法语和喻文州打招呼。

在酒馆里碰见醉鬼并不稀奇,但是碰见一个对自己如此殷勤的醉鬼却对喻文州来说是个麻烦,不和醉鬼计较是常理,但是当那身酒气铺天盖地而来的时候,喻文州皱着眉下意识地往旁边挪了两下。那人还在叽里呱啦地说着什么,见他躲了,用手开始摸他肩膀。喻文州刚要伸手阻止顺便在不动用暴力的前提下反击,就听到一阵冲厕所的水声,然后黄少天出来了,看见这一幕,目光一瞬间犀利了起来,但是他没有立刻冲上来,只是看了一眼喻文州。

喻文州伸手堵住了水流,水立刻横着飞起似的呲向了男人的脸,一阵晃悠了两下扶在水槽边。黄少天走向喻文州途径男人身边的时候一脚踹向他的膝窝补了个刀,男人一个不稳揉着眼睛摔在了地上,然后黄少天仿佛刚刚踹那脚的不是自己似的快速洗了个手和喻文州一起离开了洗手间。

喻文州在黄少天狠狠吻上来的时候并没有阻止他,而是很配合甚至是主动地用舌尖轻轻勾弄着仿佛在安抚。刚刚黄少天没有冲上来是因为他清楚喻文州是个不亚于自己的男人,不是个小姑娘需要他保护,这种事他聪明的Captain能处理得很好。然而喻文州也在安抚黄少天在心底如同原始野兽般的作为男人对自己所爱占有欲被挑衅了的不悦。

评论(4)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