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丁罐头鱼

你好。
叶修痴汉
文州心头好

【周喻】To The Sky (四)

最近有一种洪荒之力想开车,

然而这篇不适合开车,挠墙

To The Sky (4)

==============

周泽楷有点茫然地看着喻文州眼中闪过一丝意外,随即也跟着笑了,感觉好像这个人一笑,整个世界都变得温柔了起来。

==============

周泽楷在喻文州的推荐下被店主录用为了临时工——有时店主不在的话就由他来打理,收收款、做做饮料,店主在的时候他可以自己挑个座位安静地坐在那里,时间是弹性的只要一周做满约定的时间就可以。当然如果周泽楷愿意额外抽出时间过来就更好了。父母留下了一笔不小的财产,包括三套房子,没有人和他分这些。可是他不想动用分毫,只想自己赚生活费。

喻文州首先要教他的就是店里菜单上的食物做法。

“可乐、雪碧这样的汽水就最简单了,你只要记得在杯子沿上卡一个柠檬。”说着喻文州在柠檬片上切一个口出来。

他点点头,他注意到切口还不能太大,大概就半径的距离。

“冰沙呢只要你熟悉一下碎冰的机器就好,其实都蛮简单,就是量不太好掌握,你多试几次就知道了。”喻文州指了指放在一旁的机器:“咖啡系列的话,只要你会用咖啡机,掌握咖啡豆的比例这样……”

周泽楷听着喻文州的讲解一样样记下来,他发现喻文州似乎很喜欢自己动手做美食,他甚至怀疑整个菜单都是眼前这个人设计的。因为他在说起这些的时候,隐隐透着愉悦,声音听起来都不一样。喻文州说,冬天的食谱和夏天的不一样,到时候再教他更多的,周泽楷听到冬天、到时候之类的词,默默地高兴。

“小周?”喻文州看向安静听着的人。

周泽楷点点头:“嗯?”

喻文州转过身腰仰靠在大理石台,双手拄在台子上:“你就负责店里的饮品和简单的饮料,至于特供的主食我在的时候我做就好,我不在的时候就不提供。”

“好。”周泽楷想,果然可以在这里经常看到他。

喻文州看着无论自己说什么都很乖地点头说好的,哑然失笑:“你会说‘不好’吗?”

“会。”出人意料地周泽楷给了回应:“零食被拒。”

喻文州愣了一下,随即明白了,如果自己拒绝对方的礼物或者小零食,大概对方会坚持到底吧。他看着比自己高一些的俊俏沉默的人,忽然想起了他曾见过的很大很大只的金毛犬,或者安静之下的萨摩耶。

“论店里打工帮忙,我算是你前辈了吧。”

“嗯,前辈。”

这声前辈叫得太过顺口,喻文州差点没反应过来,看了看人又忍不住笑了。周泽楷有点茫然地看着喻文州眼中闪过一丝意外,随即也跟着笑了,感觉好像这个人一笑,整个世界都变得温柔了起来。没有原因没有目的,只要看到喻文州笑了,他的心里就漫上一层很浅却很真实的高兴和满足。

“哦对了。”喻文州突然想起什么:“小周的信以后可以直接在这里给我吧,就不用大晚上折腾了。”

周泽楷正在想不能给喻文州送吃的了,喻文州就给他布置了作业,说下次来要喝他亲手做的饮料,表示要看看自己教出来的成果何如。说这话的时候是开玩笑的语气,但周泽楷全然当了真琢磨开始琢磨喻文州喜欢喝什么。

喻文州还告诉他因为没有手机,如果有事想联络自己的话就可以写纸条留在店里,他来的时候就可以看到了。

离开店里的时候已经是傍晚,天边的火烧云红得很是瑰丽,像一把火在空中蔓延开却不那样烈,又像是一泼浓墨重彩,安静地蕴蓄着一份更加深沉的意韵。周泽楷从店里出来的时候正好看到一个年轻人,在搀着一位老人——似乎是他的母亲散步。老人右手拄着拐杖,右手被那年轻人稳稳地扶着,年轻人似乎在和她讲什么有趣的事情,老人笑得很高兴。老人步子很慢很小,年轻人也耐心地小步小步挪。这两人从周泽楷面前经过之后继续走着,他安静地看着那二人的背影渐渐远去。

他很羡慕那个年轻人,他想,自己原本也有这个机会,原本也能拥有这样的未来。或许他的父母曾无数次期许过这样的日子,可是他们没有等到。

喻文州站在周泽楷身后发现了他的恍惚,尽管周泽楷平时也是同样沉默,可他就是能从这样静默的身影里看到了一丝孤独,和被刻意隐藏的难过。喻文州猜出来了周泽楷周每个星期雷打不动的信到底是寄给谁的,如果是真的,他这样年轻,在这样好的年纪,这信未免太过沉重。


评论(3)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