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丁罐头鱼

你好。
叶修痴汉
文州心头好

【黄喻】Day by day 系列 1(中)

飞机切成自动行驶模式之后平稳地在平流层飞行,看着自家Captain有条不紊的操作黄少天很是高兴,配合喻文州之余他一直觉得欣赏喻文州认真工作的样子是件愉悦的事。乘务长把飞机餐送了过来,说是机长特别餐,还和他们说刚开始责任机长广播的时候她就听到有姑娘在下面激动不已。说什么啊这个机长声音好好听,音色太撩人,还有的附和说尤其在讲英语的时候简直耳朵都要怀孕了,很少能听见这么字正腔圆的英语了。黄少天刚要发表长篇大论的时候喻文州审时度势把提前帮他撕开包装的巧克力喂到他嘴里。

Captain英明神武!坐在后面的俩内心乐开了花。

“唔……这不是脆香米吗?怎么是脆香米呢原来不是一直都是士力架的吗?”黄少天看看包装含着巧克力含糊不清地惊讶道。

后面的徐景熙喀吧喀吧嘴里的巧克力:“我觉着脆香米不错啊。”

“你不懂!我跟你说原来的士力架那是块,现在这脆香米顶多算个板,和缩水了似的,这是板和块的差别是量的沦丧!士力架里面的料多足啊香得满嘴都是吃完之后嘴里还留着余香,脆香米能一样吗脆香米都不够我塞牙缝的。”

郑轩叹了口气:“按你的说法,霸图的还是巧克力派呢。”

“霸图何止是巧克力派啊他们的三明治里面都是真枪实弹的肉,是肉啊,不是火腿鸡蛋之流是真的牛肉啊,能不能不和霸图比!”黄少天撇撇嘴。

徐景熙咽了嘴里的脆香米看看蓝雨餐盒里的热狗,其实就是面包加根小香肠:“那你再想想兴欣,兴欣的只能论颗。”

“论颗的巧克力那不是巧克力豆?麦丽素吗?”

“不,MM豆。”

喻文州见黄少天和后面说得火热朝天也没阻止,趁着黄少天不注意,手悄悄地伸过去拿走了他餐盘里的热狗心安理得地吃了起来。黄少天说着说着饥饿感又上来了,低头一看,他的热狗呢?再一抬头发现旁边一直不出声的某人怀里一个热狗,那嘴里正啃的那个……

“Captain不许动!你正在吃的那个热狗看起来有点眼熟,依本少的判断那不是你的!你什么时候拿走的我居然都不知道,快坦白从宽抗拒从严!”

喻文州不慌不忙地咽下嘴里的:“就刚刚啊。”

黄少天见人一副无辜样,好笑地:“那你干嘛拿我的啊你又不是没吃饱,你自己的不是还没吃呢嘛,而且就算没吃饱也可以向空乘妹子再要一份啊,相煎何太急啊。”

“因为看起来……少天的比较好吃。”喻文州笑了一下,然后把没咬几口的热狗递到人边稳稳地拿着,大有“我喂你赔罪何如?”的样子。

黄少天内心刷过无数弹幕卧槽你犯规、哦不我家Captain就应该这么犯规以及喻文州我跟你讲你这样迟早是要被那啥的,然后哼哼着咬上去。

后面那俩干巴巴地咬着自己手里的热狗,脸上似乎习以为常,同样都是热狗,他们蓝雨这俩人活生生吃出了虐狗的气场。不过他们还是希望下次Captain和黄少能换个路程短点的航班,这样只需要两位机师就好。

飞机按时在欧洲当地时间下午六点到达了巴黎的戴高乐机场,这一路都没有遇上强烈的气流相对轻松。送走了乘客之后后面俩迫不及待地下飞机抖擞抖擞,胳膊和腿都快僵了。喻文州在做最后的驾驶舱检查工作,细细地看了一遍把发现的问题按着轻重缓急的顺序写在记录单上方便维护人员查阅。黄少天想起在飞行途中左机翼似乎碰上过什么东西,一瞬间的事丝毫没什么影响,但他还是捕捉到了,也补充在了记录上,最后还画了他自己的剪刀手的Q版头像。

喻文州瞥见了落款处的那个圆脑袋:“这么多年还是没变。”

黄少天自然知道他指的是什么。当年喻文州的个人笔记本上的末页就有他一时兴起画上去的“黄少天到此一游”,那时候只是闹着玩的恶作剧。不过喻文州倒是觉得那个咧嘴的小脑袋蛮可爱的,就算本子不用了,也没有压箱底儿而是放在书架外面时不时拿出来看看。

黄少天用笔指了指图不服气地反驳:“怎么没变明明变了,你看耳朵就没有原来那么大了,明明脸也比原来对称了,也没有幼稚的虎牙了而是齐刷刷的一排牙齿,这证明了什么?证明我比以前更加成熟了画工也比原来更熟练了……”

喻文州看看图又看看他:“还是真人比较好。”

看着黄少天那一瞬间把还想说的话给噎回去的样子,喻文州忍不住笑了出来,眉宇间含着的连续超过十小时精神紧绷的微蹙也放松下来。而这次工作三番五次被撩的黄少天忍无可忍隐秘而象征性地咬了咬人的耳垂。

“Captain,你注意一点啊,出来混迟早是要还的。”

“少天,有一句话不知道你听过没有,欠债的是爷。”

 

俩人理了理着装下了飞机,登记报告完飞行结束之后,和日程安排一样返航的飞机是明天中午的。他们换下职业装穿上自己的衣服,换了足够的欧元直奔地铁。巴黎的地铁不算新,地铁通道里重复式地粘满了各种宣传广告,列车的门还会咣当咣当响和随时会掉下去一样。但这对于习惯了的他们没什么影响,地铁还算安静,黄少天压低了声音凑近喻文州讲这次他发现的餐厅多么好甚至上了热评。

喻文州很有兴趣也很期待黄少天带他去的这家。在各地飞来飞去的一个问题就是经常没法好好吃饭,回了家又累得懒得动手,时不时用外卖和速食饱腹。这对于热爱吃的人来说太过痛苦,所以喻文州喜欢在目的地城市找美食来补偿自己。后来黄少天发现了这点就包办了餐厅调查工作,喻文州只找当地有名的小食。


评论(5)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