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丁罐头鱼

你好。
叶修痴汉
文州心头好

【周喻】To The Sky (二)

私设如山……

第一篇忘记说了,人物属于虫爹,OOC属于我。

To The Sky (2)

==============

他没有天天写信,大概过了三四天才又写了一封,内容依旧不多,大概就是报平安,却多了一行,我认识了一个邮递员,他叫喻文州。

==============

早上周泽楷是被电话声吵醒的,因为睡得不算踏实坐起来时头上支起一根呆毛。拿过手机发现是他摄影组的同组成员江波涛打来的。

“不好意思啊小周,这么早打扰你。”

“没关系,有事?”

“社里紧急需要一张片子,前辈们的能征的都征过了,咱们组我想了想你的应该是最拿得出手的。”

“备选?”

“老规矩,三张或以上。题材这些都不限放心,今天下午两点之间就要交稿,把片子原始格式发主编邮箱就行。”

“好。”

“注摄影师的时候,你记得起个名字,圈里混的话还是用个别名吧。”

“好。”

“小周,伯父和伯母的事过去没多久……总之有困难我们都在。”

“嗯。”他低低地应了一声,才又补充了一句:“谢谢。”

挂了电话之后周泽楷并没有立刻去想片子的事,反而想起了昨晚小说里一样的经历。如果不是已经送出去的饼干提醒他,他真的以为或许那个地铁站,那个小邮箱,还有……喻文州都是梦中的。

 

青年没有慌张或者警惕,只是若有所思,然后露出一个礼貌的笑:“让我先完成我今晚的工作。”

说完他就继续熟练而稳当地打开了邮箱,取出里面的信,不多,扫一眼大概十几封。他把信简单地理了理装进了一个档案盒一样的东西,掏出一支笔在封面标注了今天的日期。

周泽楷只是默默地看着,嗯,可以拿笔,应该不是幽灵什么的。

沉默得略显诡异的氛围被一声不大不小的咕噜声打破,周泽楷愣了一下,很显然这不是自己发出来的。

“今天有点事,没来得及吃晚饭。”青年轻咳了一声解释,不自觉地把档案盒抱在肚子前。

周泽楷摸了摸兜,掏出一袋精装的饼干——有时候外出取景顾不上吃饭,就随时在兜里备着垫肚子的零食。青年看了看递过来的饼干,倒也没有推脱,拿过来打开包装开始慢条斯理地吃:“谢谢。”

他会肚子饿,还可以吃这样的饼干,所以说他是一个普通人?可是这个地铁站明显不是个平常的站。

仿佛是看出了周泽楷的大脑弹幕,青年咽下去嘴里的那块:“我不是鬼怪,也不是盗信的小偷。”说到这儿他晃晃手里的钥匙证明了一下:“不过也不算是普通人。”

“那是?”

“嗯……我就是一个信差,邮递员。”青年神秘地笑了笑。

“名字,可以么?”周泽楷不是一个穷追不舍或者特别好奇的人,但是眼前这个看起来全身上下都是谜的人让他放不下。

青年似乎很饿,一直在吃饼干吃得很香的样子,但都是咽了才讲话:“作为饼干的谢礼,我叫喻文州,你呢?”

他言简意赅:“周泽楷。”

 

喻文州没有再和他多聊什么,周泽楷对喻文州的印象停留在一个会饿肚子的奇怪邮递员。喻文州告诉他,坐回二号线在终点站下车转夜行巴士口就可以回去了。一觉醒来,他仍旧继续自己的生活。

周泽楷选了三张自己以前的片子,一张静态的两张动态的。摄影可以擅长不同的领域,比如他们同组的江波涛就很擅长拍静物,杜明喜欢拍人像尽管练人像是为了他心目中的女神,孙翔则喜欢拍各种抓拍尤其是刺激的和瞬间难以捕捉的场景。而周泽楷是百年难遇地全都擅长,他也有自己的灵感和思考,尽管不多言,却仿佛把所有的情绪都融进了他的作品,饱满却不复杂。

上传附件之后,他想了想自己的本名,在邮件里注明了新的英文名字,Sky。

周泽楷曾经问过那个转网页的同学有没有去寄过,对方说没有,一看这就是骗人的,转着玩乐呵乐呵而已,他也就没再多问。

他没有天天写信,大概过了三四天才又写了一封,内容依旧不多,大概就是报平安,却多了一行,我认识了一个邮递员,他叫喻文州。

这回再坐地铁去寄的时候,周泽楷准备了一块热量很足的巧克力揣兜里。他投了信之后没看见喻文州,于是就靠在旁边等,手机没有信号只能冥想打发时间。

他想,大概喻文州是每晚过了半个小时才会过来收信,就是等那天要投信的人投完。自己那天大概是因为歇了二十多分钟才恰好碰见了他。

喻文州过来就看到一个英挺的人站在那边发呆,一下就认出了是周泽楷。他照例过去收信,直到周泽楷把巧克力拿出来给他,他才确定这个人是一直在等自己,他刚想说今天他没有饿肚子,周泽楷没有给他机会,只是说了再见然后就走了。

后来喻文州发现,周泽楷寄信的时间没有规律,但一直在寄,而且只要他来,就会带一样零食等自己,至今为止还没有重复,仿佛第一天的相遇让他认定了自己是饿着坚持在工作岗位上的。不知道是第几次,在周泽楷给了他一块肉松饼就要走时,喻文州叫住了他:

“小周,你明天有时间吗?”


评论(6)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