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丁罐头鱼

【王喻/1H】小幸福

1.

问王杰希和喻文州交往之后干过的最丢脸的事,无疑是百天纪念交换礼物。

问喻文州和王杰希交往之后最有意思的事,肯定有第一个百天纪念收到的礼物。

喻文州给王杰希选的是一枚精致而复古的领带夹,他坚信男人的品味是在细节之中流露出来的,而他收到的则是一盆精巧的苔藓微景观。

这一小盆景观,麻雀虽小五脏俱全,有草地,有树林还有个小房子,上面还摆着俩小人,定睛细看,一个小人中分,一个小人大小眼。

喻文州忍着笑给王杰希拍了个返图,发消息给他:“这是你自己做的吗?”

王杰希消息回得很快:“嗯,看着还成吧?”

“怎么想到送这个的?”

“听说你比较喜欢特别一点的,不要千篇一律的东西。”王杰希听着喻文州语音消息里的那点笑意有点紧张,就铺在土上的苔藓都是他在某宝上日本代购回来的。

“很可爱,谢谢。”喻文州想象了一下一点点做手工的王杰希,心头一暖。

这回轮到王杰希这边郁闷了,他看着喻文州挑的领带夹,精致而不乏大气,高档却低调,反观自己送的,像在过家家,蓦地想起当初向黄少天打听喻文州的喜好得到的回复:

“问队长喜欢什么你真的问对人了,王杰希你过后可得请我吃顿饭啊!我问你,队长他什么星座的,水瓶座对吧,风向星座啊!这意味着什么?行了你肯定不知道。我们队长他就喜欢那种非常特别的、有特点的、独一无二的,总之你得出人意料,你得让我们队长感到你送的礼物是与众不同的……”

黄少天你丫的,我信了你的邪。

于是王杰希二话不说就把黄少天给卖了。

喻文州知道了事情的始末哈哈大笑,把盆景放在窗台上,目光柔和地盯着那对小人:“其实少天也没说错,我喜欢杰希,因为杰希是最特别的。”

王杰希心跳漏了一拍,随即笑了:“文州,你现在放大招都不用读条了啊。”

2.

那是一个跨年夜。

喻文州正在和王杰希发消息,手机接到了一个电话,一看是黄少天的,喻文州让王杰希等一会儿便直接接了黄少天的电话。

黄少天正在研究几个比赛录像,再加上之前发现的几个小卢的问题,就直接打电话找喻文州商量。一听是队里的事,喻文州也立刻敛了精神,和黄少天探讨起来。

聊了不知有多久,把问题分析得差不多了,喻文州才听出来黄少天那边开着荣耀。

“少天你在开游戏吗?”

“对啊,不过我只是在挂机。”黄少天话音刚落,便“嗷”地惨叫一声。

“少天?”

“我靠队长,突然出现了一个神经病你知道吗!等等,这还是个特别牛X的神经病啊!这个魔道学者是谁啊逮着我就一顿狂轰滥炸。不会是他微草的粉吧?不对啊他也不知道我是谁,这号我连公会都没入……靠靠靠真当我是傻的吗?谁也别拦我,我今天就要让他知道一下蓝雨剑圣的厉害!”

黄少天一路碎碎念,伴随着电话那头模糊的刀光剑影的音效,喻文州瞟了眼时间——天,他居然和黄少天不知不觉聊了这么久,跨年的零点已经过了。

本来想要和王杰希一起跨零点……喻文州咽了咽口水,喉结动了动。他把电话挂掉,打开手机群才发现王杰希发了个新年快乐的红包之后,圈了黄少天,高冷地留了句,PK,淹没在潮水般汹涌的红包消息之中。

3.

恋爱不可能一直一帆风顺,这个真理同样适用于王杰希和喻文州。而且像他们二位这种大神,即便在电竞圈子里也依然是粉丝们投票出的理想男友和梦中情人的前几位也不例外,不如说越是他们这种人,双方碰在一起有时候不愉快的起因反而变得很幼稚。

王杰希握着他的手机,一会划开锁屏瞅一眼,也没有新的消息,他叹了口气。

王杰希想把他在B市的房子装修成和喻文州一起住的同居房,和喻文州一起商量每个部分的装潢。在选客厅的沙发时,王杰希喜欢北欧的冷淡风,所以看中了一款很大气的冷色调沙发,而喻文州则相中了一款暖色调的纹饰很雅致的沙发,两人各执一词,谁也说服不了谁,到最后喻文州说了一句他有事,下次再说吧就没有后续了。再然后,就很尴尬的没有了往来的消息。

王杰希冷静下来之后,看着对方那个在吐着泡泡的蓝色小鱼的头像,突然觉得这根本不是什么大事。两个人在一起住,住得高兴就好了,款式而已,何必这么较真呢。喻文州几乎事事都在考虑他的意愿,格局也好,合适见面的时间也罢,都极体贴,难得有他主动提出的喜欢的部分。

然而王杰希不知道怎么开口打破这个僵局,直到那天他回到家,发现厨房有动静,换了拖鞋火速赶到厨房,发现了喻文州忙活的身影——他的恋人穿着毛衫,袖子挽起露出白皙的手腕,围着围裙正站在灶台边包饺子,捏边儿的动作有些笨拙,仍然聚精会神。

王杰希深呼吸一口气,走过去从后边拦腰抱住那个人,吻了吻后颈:“怎么不说一声就来了。”

喻文州被王杰希带进来的冷气激得一颤,却没推开他:“想给你个惊喜,好像到了冬至你们北方都会吃饺子吧,这几天我特意学了一下,包给你吃。”

王杰希搂着腰的手臂收紧了一些,他长叹一口气,心都快化了,我可拿你怎么好。

喻文州的耳朵有点红:“之前那个沙发,就买你那个吧,蛮好看的。”

“我下完单了。”王杰希咬了咬那红彤彤的耳朵,“你选的那个颜色亮一些,放在客厅冬天看着暖和。”

喻文州扭头看他:“你不用特意……”

王杰希当机立断亲了亲对方的嘴唇,打断了他的话:“所以啊,文州你来补偿我吧。”

喻文州晕乎乎地被顺藤摸瓜地吃干抹净时,感慨良多,虽说圈子里把他喻为四大战术师之一,可自家男朋友的心也是大大的黑。

4.

俗话说,两人出门旅游,一个负责制订全部计划,一个负责当傻子。基本喻文州和别人出去的时候会做那个周全的领路人,可同行的是王杰希,他便乐得当个甩手掌柜,也只有和王杰希在一起时才会放心地做个傻子。

不幸的是,这次旅行的地点是一个古城区,城区里的建设保留了大量历史的痕迹,美则美矣,却也复杂得像一个迷宫。不巧的是,这个古城在地图的应用上只是一个点,而他们手里的纸质地图比例尺完全不对,半夜三更方向就更难辨认了,他们走走停停,努力地想要回到宾馆。

两位荣耀大神不想却也不得不承认,他俩这是走丢了。

虽然喻文州也拿着地图找路,但和王杰希一样没什么把握。他一边核对着街名一边开玩笑:“要是再找不到,我们就要露宿街头了。”

王杰希配合着他指了指路边的人行道:“比如说铺衣服在这边睡一晚?”

“要是在前面摆一个碗,或者小盒子,说不定一觉醒来还会看到里面有硬币。”

“我觉得说不定醒过来之后发现我们在警局。”

“噗,这样也不错啊,我们就算是共患难过了。”

“不是早共过了么,我是说在荣耀里。”

喻文州露出了一个微妙的表情:“我只记得第八赛季全明星的时候,王队长压着我打。”

曾对着索科萨尔狂轰滥炸的某不愿透露姓名的王先生心想了,我现在也压着你不是?但这话他绝对不敢说。

5.

王杰希坐在新买的沙发上,手里捧着一本书,他决定歇歇眼睛的时候才发现枕在他腿上听歌的喻文州已经睡着了。阳光洒在喻文州恬静的睡颜上,空气中漂着的尘埃像他们沉浮的时光。或许王杰希自己都不知道,他看向喻文州的眼神是那么的温柔。

他轻轻地帮喻文州把耳机拿下来,脱下外套帮他盖好肚子。

所谓的幸福,大概就是一个家里,有你,有你的爱人,而窗外,太阳正晴。

 

END

评论(16)
热度(143)

沙丁罐头鱼

你好。
叶修痴汉
文州心头好

© 沙丁罐头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