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丁罐头鱼

【王喻】孤岛(1)

12月我们又见面啦,感谢这期间一直在粉的gn们。

我是一个随性的人,感觉来了就会写下去。

这是一个无法准确形容的PARO,保证是一个HE。

龟速填坑中。


正文:

“但愿我们孤立的情爱,

住进世上最拥挤的住宅。”

——《书画题》


0.

比起千钧一发的局面,王杰希架着喻文州逃出来时脑子反而有些乱糟糟的,他双手沾满了血,分不清是自己的,还是对方的。狼狈得步子有些踉跄,却一分一毫不敢放松,手臂圈得紧紧的,仿佛恍神间就会失去什么。

身边传来了微弱的笑声,尽管下一秒就被剧烈的咳嗽淹没。

王杰希深呼吸一口气:“那时候的人,是你。”

喻文州置若罔闻:“王sir,其实我喜欢,你们那附近的下午茶。”

“我知道。”以后买给你。

“我喜欢你煮的面。”声音小了点。

“我知道。”煮给你吃。

“喜欢你抓犯人的样子。”声音又小了点。

“我知道。”

“我从没骗过你。”声音再轻了一些。

“我知道。”

“你不知道……不知道。”喻文州垂着眼睛,瞳孔有些涣散,他艰难地揪住王杰希的衣角,表情有些落寞,“王杰希,我好中意你……”

王杰希的脚步终于停住了。

像最后一段烟灰不甘地燃着那点星火,终究掉在了地上,连声音都那么微弱,细碎的光亮暗淡成灰白只消片刻。王杰希木然地看着从他身上滑落在地的喻文州,冰冷的地面上晕染出的猩红血色刺激着他的神经,机械地喃喃自语:

“我知道,文州,我都知道。”


“我给你瘦落的街道,

绝望的落日,

荒郊的月亮,

我给你一个久久地望着孤月的人的悲哀。”

——博尔赫斯《我拿什么才能留住你》


1.

王杰希整理好了几宗档案之后终于可以下班,从警局的办公室出来时碰上几个平时一起办案的同事,都是同级——他自己案组手下的几个警员未必敢和他勾肩搭背地说话。对方刚过来问他大家要不要一起聚个餐,一个出警电话直接打断了他的后续,男人叹了口气同时提起了十二分的精神。

王杰希倒是不介意,他今天本就有约:“下次有机会的吧。”

男人跑出了点距离回过头摆摆手:“这可是王sir你说的,我记下了,下次一定的啊。”

这个“下次有机会的”一拖也不知是猴年马月,他们这行休息和节假日一年之中少得可怜,要是碰上大案子上头需要你出力,即便你正大光明地享用着批下来的假期,还在大洋彼岸看极光,也得想方设法赶回来把活儿干了。尤其王杰希带的微草办案组,在局里办案效率出奇地高,他个人惊人的破案能力一度被人私下里称作魔术师。一些诡异的案件也不得不扔给他们。虽说能力越强责任越大,王杰希自己倒不委屈,并非迫于压力,只是一想到悬着的是人命,他第一个坐不住。

他出了警局就松了领子上碍着脖子的那颗扣子,一眼瞧见那个和他有约的人正坐在马路边的长椅上,看样子像在发呆,似乎察觉到他的身影,一抬头,双眼亮闪闪的,盯着王杰希过了马路。

王杰希莫名其妙想到了曾经养过的一只猫,性子安静得很,可只要他一动也不用叫它,它那双宝石似的大眼睛就一瞬间盯住他,那湿漉漉得像情人的眼。

他就走到跟前:“文州,你发什么呆呢?”

喻文州起身,扯扯衣服:“我没有发呆,那个叫冥想。”

“那好吧,你想什么呢?”

“在想我们是去吃新开的烤鸭呢,还是火锅。”

“你喜欢吃烤鸭?”

“我还好,不过你喜欢吃吧。”

王杰希惊讶了一下:“这是你冥想出来的?”

喻文州笑呵呵:“不是,这是我贿赂你手下打听出来的。”

“我觉着你进情报科一定是个人才。”

“我就当王sir在夸我了。”

王杰希哭笑不得,心想什么当不当的,我就是在夸你,心中默语间喻文州已经领着他往那家新开的烤鸭店走。喻文州这个人,十分体贴,照顾得面面俱到,又不会过多干涉,让人感觉霸道。

说起喻文州,就不得不提起蓝雨。蓝雨是个很微妙的灰色地带,虽说现在已经在光明正大地做着生意,可蓝雨的前身是个一家独大的堂口,也是这一片赫赫有名的地头蛇。靠得都是实打实血腥的手段起来的,虽说不是无恶不作,却也是擦边球,说白了就是舔着刀刃过活。也不知为何,渐渐地离了从前的营生,光明正大地在白道上做得风生水起,在外人看来这是‘金盆洗手’又或者‘弃恶从善’。似乎是从前主事魏琛判断时机斩断过去,喻文州接手蓝雨开始,才渐渐有了现在的蓝雨。

王杰希和喻文州的交情还得从一年多以前说起。当时的王杰希只听过喻文州这么个人,没见过——蓝雨比起喻文州,二把交椅黄少天的名声更响一些。直到那一天,王杰希在警局值班时接到报警电话,他赶到现场时,发现一个陌生青年和高英杰还有几个被制服的小混混,一旁还坐着一个披着青年外套哭得很惨的女孩子。

高英杰是他带着的实习警员,早年他们就认识,高英杰甚至是因为王杰希爱上了这个职业,把它变成了自己的理想。

“队长……刚刚有人欺负这个姑娘,我出手帮忙的时候才发现他们领头的那个人有枪……”

“详细的回局里做笔录再说吧。”

高英杰本来是在休假,而且到现在还没有真正自己出过警,今天这事多少也有惊吓——私自配枪可不是什么有趣的玩笑。王杰希拍了拍高英杰的肩膀,转而走向刚刚一直没有说话的青年。

“不好意思,麻烦一起回去做个笔录,不会耽误很久。”

青年笑着摇摇头:“配合工作,应该的。”

带人回警局的时候王杰希不由得多注意起了这个青年,明明刚经过一场乱斗,即便没真正参与进去,却也是真枪实弹的场面,居然没有丝毫慌乱,在回忆事情经过时也是逻辑清楚,条理明晰,顺着他的话去记的那部分简直可以直接变成档案。

事情并不复杂,无非是一群小混混见女孩自己走夜路起了歹心,施暴时被高英杰碰见见义勇为,结果主犯掏出枪将事件升级,被路过的青年报警解了围。直到青年报上名字,王杰希才知道这个人就是喻文州。

如果是喻文州,那这个青年的一切沉着冷静和睿智都可以不必惊讶了。

高英杰是王杰希的学生,私心来说今天喻文州也算是救了高英杰,他琢磨着从情理上来说得请喻文州吃顿饭。

王杰希把笔录收拾好,看着喻文州:“你介意留一下联络方式吗?”

喻文州眨眨眼:“不介意。”

当两个人交换了联络方式之后,喻文州掩不住嘴角的笑意,王杰希好奇地问他乐什么。

“没什么,只是些不着边际的想象。”

“你说,我就听听。”

“不知道王sir和中意的姑娘搭讪是不是也会这么直接。”

这回换王杰希忍不住笑了,只说了句:“出了警局直接叫我名字就好。”

这一顿饭就吃出了交情。

王杰希看着面前仔细把烤鸭卷好,然后塞进嘴里,脸颊鼓鼓的像个小仓鼠一样的喻文州,忍不住给他倒了杯茶水。喻文州的嘴动了动,将东西消化完,捧起水杯喝了几口。

“你怎么都不吃?”

“我觉着看着你吃挺有意思的。”

“我还以为是我选的地方太失败了。”

“没有,这家味儿挺好的。”

“唔,看着我又不会饱,你还是多吃点吧。”

说着像不放心王杰希似的,喻文州选了两片他认为上好的肉段,直接给王杰希卷了一个,王杰希接过来一口塞嘴里。喻文州一脸可惜地摇摇头:

“你应该多品一下其中的滋味。”

“我吃着都差不多。”

王杰希本身生活就不规律,随时随地都可能出任务,别说吃饭被打断,吃不上饭的时间更多。要不是喻文州,他都快忘记了老老实实坐在饭店里进食的感觉了。

“最近很忙吗?”喻文州又舀了勺汤。

“组里的人告诉你的?”

“我猜的。”喻文州黑亮的眼睛盯着他,又立刻被雾气迷住了:“黑眼圈重了。”

“没什么严重的事态,麻烦有总是有的。”或许是饭的原因,王杰希觉着整个人都暖乎乎的,身体也放松了下来。

王杰希自己一个人住,和家里也没有任何联络,他在现场与调查奔波之间时常会有种脱离了生活的失真感,能打破那层看不见墙的只有一个喻文州。在他疲惫之时,喻文州总能恰巧出现,要么让他能吃上一口暖暖的饱饭,要么能聊个天放松下心情。当他想着给对方些什么的时候,却又觉着喻文州离他很远,画地为牢而遥不可及,那是伸出双臂扑场空的悲喜。

感受到王杰希在自己身上逡巡的眼神,喻文州也不拘谨,只是身子往桌子前探了探。王杰希的眼神太过坦荡,直白到他所有的观察都失了章法。

喻文州忽然觉得茶有点烫嘴:“你那样看我,我会误会。”

王杰希沉吟:“你讨厌?”

喻文州故意冲他使了个含情脉脉的眼神:“我很中意啊,杰希。”

王杰希叹了口气:“你这样,我才要误会。”

喻文州收敛了自己的眼神,只留下一层浅淡的笑意,和着说不清道不明的意味,浮在眉宇间。末了他在心里念了一句,怎么会呢。

TBC

评论(5)
热度(41)

沙丁罐头鱼

你好。
叶修痴汉
文州心头好

© 沙丁罐头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