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丁罐头鱼

你好。
叶修痴汉
文州心头好

【王喻】Luxury (时尚圈双名流paro)

1. 钟表设计时王✖调香师喻

2. Luxury:n.奢侈品, 乐趣, 享受, 不常有的乐趣(或享受,优势)

感觉自己并没有写出什么时尚感,主要就是为了腻歪、秀恩爱和发糖,诸君食用愉快。


1.

喻文州接到黄少天的电话时,正把车停在路边的车位,趴在方向盘上休息——本来蓝雨有一个内部产品的确认会,他开车往公司赶时,突犯低血糖,讲电话都有气无力,把另一边的黄少天惊着了,他只说让他们先开着,自己买点吃的缓缓就过去。

喻文州算是个很会照顾自己的,在生活上也不委屈,奈何最近是新产品季度,他自己本身就负责开发新的商品,还要统筹整个蓝雨的工作,一件件细算下来,工作量惊人。虽说蓝雨的模式大多以合作和小组为主,但为了把握住大局和主流,势必要每一个角落都照顾到。

不过最近瓶颈期,他卡在了自己的新作品上——喻文州是一个调香师。

说到香水,首屈一指的品牌一定是蓝雨旗下的系列。蓝雨每个季度推出的香水都有一种最独特的魅力,辨识度极高,而且每个季度的产品都有自己的特点,甚至一年之中会有截然不同的风格,简直让人怀疑不是出自同一品牌。蓝雨的香水没有过时之说,新季度的被称为潮流,往时的则被誉为经典,而所有的香水,都出自蓝雨唯一的调香师,喻文州之手。

蓝雨不止经营香水,其实主打的是男装,皮具。调香是喻文州的个人爱好,但却意外地成为了香水中的顶级品牌。

然而这个季度他想要推出的新作,却在一个关键而模糊的地方停滞不前,他隐隐觉得少了一点元素,尝试过千百遍寻找了许多契机,也不见效果。

捏捏手里的冷汗,喻文州趁着自己恢复了一点下了车,走进路边一家咖啡店,琢磨着买点甜的补充下糖分,一边排队一边看菜单。选好了之后扫一眼店里的装潢时,目光停在了靠窗户的位置上。

说是窗户,其实是一整面落地玻璃,所以逆着光看不太清人。男人靠着椅子,身体自然而然地挺直,气质在纷乱的人群中与众不同,那是一种无言的吸引力。而他手里拿着一本书,低头翻阅,便没了喧嚣中的浮躁,沉淀着安静和内敛。

灵感往往是一瞬间的事,喻文州在晃神之间已有了答案。

“你好,请问需要什么?”

轮到他点单,他收回思绪,指了指板子上的东西,付了钱专心等待。在他整理自己的灵感之时,猛然嗅到一股若有若无的香气,让他愣了一下。

他绝对不会记错,这个香水是他还是个初出茅庐的新人时发布的第一款作品。虽然也很出色,但当时并没有引起什么轰动,大概是因为品味比较小众。尽管前调已经变了质,但这款的中调才是当初最别出心裁的地方。

喻文州猛地回头,没来得及看见刚刚与他擦肩而过的人,只见那个背影——就是刚刚给了他灵感的那个陌生男人,推开了店门消失在视线中。

蓝雨最新季度推出的男士香水再一次席卷全球,想比之前的香味,这次的香气多了一点神秘的味道,并不呛人却依旧让人印象深刻。

王杰希将刚入手的两个新款,拆封了一个,在手腕上喷了一下,低头轻嗅。蓝雨的香水一如既往地没有让他失望,他将另一枚完好无损地放在他专门用来放置香水的玻璃柜里。柜子里摆了一排包装各异的香水,从蓝雨推出的第一款开始排列。

准确来说王杰希并不是一个爱好香水的人,但从他几年前第一次在角落里遇见那瓶包装还很朴素的香水时,他就觉得这个味道很特别。一个人的香水某种程度上代表了这个人的品味,也会构成别人对他的印象,他那时便觉得,蓝雨的那位调香师很特别,而且以后的作品会越发地响彻整个时尚圈。

从那时起,他便会一次不落地订购每一季的蓝雨的香水。介于蓝雨的价位在奢侈品行列,到第五次购入时,蓝雨公关直接寄给了他一张待激活的会员卡。王杰希当时拿着卡有点哭笑不得,自己左买右买搞得像是蓝雨调香师的小粉丝,同时庆幸自己寄快递的地址都是家里,要是微草的公司,也不知道蓝雨那边做何感想。

微草不同于蓝雨,是手表的品牌,以精致的细节打造和独特的造型著称,微草的手表是一种身份的象征,一种气质的烘托。尤其是首席设计师,也是微草的老板,王杰希每一年除了推出新款以外,还接受三个名额的私人订制,也就是亲自操刀设计一款独一无二的手表。

虽然蓝雨和微草经营的领域不同,但这两个品牌经常会在时尚杂志中抢位置,两个老板似乎都不在意,不过是多了话题罢了。

再过两天他要出席一家公司的周年纪念晚宴,王杰希犹豫了一下,决定还是用蓝雨的那位调香师早期的作品参加。

2.

喻文州没想到能那么快再次见到那个“咖啡店男人”,与其说见,不如说他是凭感觉加嗅气息辨认出来的,这也第一次让他由衷地觉得,参加这种社交活动真是太好了。

会场里来的都是些社会名流,不是公司总裁就是各行各业的老手,也是前途无量的新人。每个人的装扮都是下了工夫的。比如在香槟喷泉边托着杯子站着的讲话的二人,其中带着女朋友的那位,女友的手链是全球限量的经典款;再比如刚刚那位与自己交谈的时尚杂志主编,手表是微草今年推出的潘多拉系列。

喻文州是在混杂的香水味中捕捉到了一丝不同的气味,那是当年他做过的一个特别款,圣诞节定时限量50款,且只有会员才有资格订购的香水,他自己都没给自己留一份。他一抬眼,就看见了那个熟悉的背影,喻文州眨眨眼,直接拿过两杯干红,穿过人群,向那人走去。

“冒昧地问一句,你前两天是不是去过C街的那家咖啡店。”

一个悦耳的声音从身后传来,王杰希一转身,只见一个清俊的男人微笑着递给他一杯酒,这人眉清目秀煞是好看,托着酒杯的手稳稳地停在他面前。

王杰希从善如流地接过酒,颔首:“谢谢。”

“太好了,没认错。”喻文州轻摇红酒杯,松了口气:“还好我的鼻子好用。”

王杰希愣了一下,随即惊讶于对方竟是追着自己香水的气息过来的。他再次打量眼前人,对方身上的香水味是蓝雨最代表性的海洋系列。这款香的前调很稳重,有一些浓郁却很平和,中调则变得冷淡疏离,而随着时间的流逝,尾调和人融为一体,淡淡的香气很舒服几乎让人察觉不到,一旦离开了又会留恋。

王杰希抿了一口酒:“你是……喻文州?”

这人对香水很敏感,而且也有精锐的判断力,喻文州点点头:“忘记自我介绍了,我是蓝雨的喻文州。”

王杰希万万没想到自己竟然就这样遇见了自己默默欣赏支持的人,内心深呼吸一口气:“我是王杰希。”

“微草的那位‘魔术师’?”喻文州瞅瞅他。

“是杂志编辑乱取的,还是叫名字比较习惯。”王杰希自我打趣。

两个人又交谈了一会儿,交换了联络方式,王杰希眼看着喻文州的脸颊和耳朵泛起了一层绯红,仿佛红酒染上去了一般。

王杰希试探地:“你还好吗?这儿的酒度数有点高。”

喻文州摇摇头,慢条斯理地:“没事,我只是看着比较像醉了。”

见喻文州动作稳定,口齿清晰,王杰希不疑有他。直到喻文州开始往后厨的通道门走,王杰希才吓得直接放下杯子,拦住他。

“你要去哪儿?”

“回家啊,太晚了。”

“……你知道门在哪儿吗?”

喻文州点点头,指了指那个通道,双目清明,竟愣是看不出醉意上头,王杰希忍笑忍得很辛苦。喻文州仿佛知道他心里想些什么,微微蹙眉,试图解释:

“不是你想的那样。”

“我想的哪样?”

“我没有醉,只是可能反应有点迟钝。”

“好的,喻总没醉,是我找不着出口,烦请喻总带路?”

王杰希放低声音,不着痕迹地扶住他,喻文州盯了他一会,似是在思考他的话,末了点点头。等出了会场王杰希找了代驾,询问喻文州他家在哪的时候,发现喻文州给出了好几个答案,一会一变,他无奈地叹了口气,只好把人带去了自己家。

3.

喻文州醒来时发现自己处在一个陌生的地方,他坐起来揉了揉突兀地疼痛着的太阳穴,宿醉感折磨着他的胃。他的酒力不好不坏,可一旦把酒混着喝就很容易醉,他素来觉着自己醉酒也和普通人无异,没想到偏偏让王杰希看出了破绽,明明第一次见面还麻烦人家带回家。他从第一次在咖啡店见到对方就很有好感——那可是给了他灵感的人。记忆停留在和王杰希一起出会场……想到王杰希,他倏地掀起身上的毯子,小心地踩上拖鞋走出屋子。

当他看到摆满了自己调制的香水的玻璃柜时,连头疼都忘记了。

柜子里不止是眼熟的最近发布的新款,还有他早年的所有作品,一应俱全。有一些连喻文州自己都没有存留,其中自然也包括他在王杰希身上嗅到的那两款,这些香水按照时间次序整齐地排布着。喻文州看得有些恍惚,这些仿佛是自己的成长记录,有一些香水的气味还是他的初心。

“你醒了?还好吗?”

喻文州一回头,王杰希穿着居家服站在他身后:“啊,抱歉,我只是想找你,没想乱走。”

王杰希看了看自己暴露了的柜子:“咳,没事。我做了点早餐,来吃吧。”

喻文州局促地抿抿嘴,确认王杰希真的不在意才松了口气,跟着他一路走到餐桌前坐下来用餐。他低头琢磨着怎么开口比较好,又或者缄口不提刚刚的发现,于是吃得很慢。王杰希似是看出了他的在意,反而自己不再拘泥。

“我最喜欢你早年的那款‘夜莺’。”

喻文州抬头看着他,静如止水:“能听听理由吗。”

“后来你的所有香水我都跟着买,当然,我觉得每一款都很惊艳,只不过早期的那两三款我猜是你自己的初心。”王杰希说得极为诚恳。

喻文州突然笑了,干他们这行的,是不可能完全按照自己的喜好发挥的,了解市场和大众趋势是必须步骤。他前前后后出了那么多的作品中,唯独最开始的那两款是他还年少时的初心,没摸清规则时的自我投入。而当初的那些作品远比不上后来的那些火热,喜欢的人也很少,那是他藏在心底的纯净。

喻文州打趣:“那时的我还是个小白呢。”

王杰希摇摇头:“和资历无关,我喜欢也就喜欢了。”

喻文州嗓子一紧,低头吃早餐。入这个圈子起初是很不顺利的,不被任何人看好,他一步步走到现在,不容易得再回想过去,有种不真实的感觉,他从未想过,居然有人默默关注着他。心底的某个地方被触动和填满,不谈现在的风光,原来那时的自己,竟也是可以被承认的。他看了眼王杰希,心中一阵悸动。

那一天他突然发现,原来不止灵感,恋爱也可以是一瞬间的事。

 

王杰希对人生有一种稳定的规划,尤其对于爱情,他曾在心底给自己列出了一堆条件,对于对方的要求,和自己应该尽到的义务。他一直认为自己会结识一位很合适的对象,然后携手步入婚姻的殿堂。然而那日晚宴之后,喻文州靠在他身上时,那丝清冽的海洋气息裹着淡淡的酒香却在他的记忆里挥之不去。

这多半是废了,王杰希叹了口气,人不是精密的钟表,对于喻文州他可操控不了。

然而他并没有苦恼太久,他发现自从喻文州离开他家之后,就找机会请他吃饭。时不时发个消息给他,或者休息日的时候约他看个展览,喻文州私下穿着偏休闲干净,嫩得像个刚迈出大学校门的学生,走在街上谁能想得到这就是混迹江湖多年的黄金单身汉之一。

王杰希觉得和喻文州这人相处很舒服,先不提他拿捏分寸的恰当,喻文州总是能对他提出有所助益的想法和独特的观点,公司的事虽然无法明说,可喻文州是毫无保留又很巧妙地为他提供建议。王杰希觉得自己能碰上如此合拍的人简直是天赐良缘。不幸的是他越来越发现,比起喻文州的言论内容,他开始无法忽视那个人讲话时开阖的嘴唇,微笑时轻颤的睫毛,还有看向他时黑逡逡的眼里清澈的目光,就眨个眼王杰希都觉着都像在撩他。

这一天王杰希突然听见见公司里的柳非拉着方士谦在饮水机前小声嘀咕:

“你觉不觉得,老板最近有点神清气爽啊……”

“你干脆说他满面春风得了。”

“哎呀,这个有点直白。我的直觉告诉我,老板一定是恋爱了,而且是遇到真爱的那种。”

王杰希偷听着柳非天马行空的脑补神经直突突,虽说故事想象得离奇,但那种心情八九不离十。他揉揉自己太阳穴,真这么明显么?他不是个坐以待毙的人,如果遇到想要的,就尽全力去争取。他还在盘算着怎么反客为主拿下自己喜欢的人时,突然发现,喻文州似乎很久都没有主动联络过他了。

4.

“少天,我恋爱了。”

“哦不就恋……什么?What?文州你居然恋爱了,对方是谁啊家哪的从哪里来的现在在哪工作呢……”

黄少天滔滔不绝的询问让喻文州找不到任何插嘴的机会,想请教黄少天怎么追人的想法瞬间被打消。他拒绝了向黄少天透漏任何关于王杰希的事,只开玩笑说待功成之日一定第一个让他知道。

王杰希是个浑身上下没有破绽的人——或许是情人眼里出西施吧,喻文州觉得自己对着他就无法像精辟地预测潮流走向那般冷静犀利。比起所谓的“追”,喻文州只是单纯地想多看王杰希两眼,多创造一些在一起的机会,比别人多了解他一点点都好。而且不能越界,要留出距离让王杰希保持好感,并不奢望着做情侣,当个好朋友吃吃饭聊聊天总行吧。当然,要是王杰希也能有一天喜欢他,那就是他赚了。

不去想那时不时冒出来的迫切的念想和渴望,喻文州觉得自己还算自得其乐。

日子不咸不淡,直到蓝雨的电脑被黑了。资料他们都有备份,而问题在于谁也不知道电脑里的企划和设计是不是被盗走了。新品发布在即,就算他们能追回,无论如何都会造成影响。喻文州将任务分成了两个,一部分人调查并恢复,他自己则开始全力准备PlanB,一时间忙得团团转。

喻文州接到王杰希的电话时,正是给自己开夜车加班,趴在桌子上睡着的时候。对方约他出去吃饭,王杰希这个名字就像一针兴奋剂,将他的疲倦全部赶到了角落,他又不自觉担心自己现在的状态是不是不太好,会不会影响在对方心中的形象。

王杰希对于蓝雨的事有所耳闻,虽然蓝雨封锁消息对外风平浪静,但他总有办法打听到喻文州最近在忙什么。喻文州这个人,一工作起来也是个拼命三郎,他再清楚不过,于是他根据自己的情报选了家喻文州应该比较喜欢的店,约他出来放松下心情。看起来喻文州心情还不错,见到他的第一眼开始脸上就带着温暖的笑意。只不过眉眼间的疲倦的眼眶下的青色让他无法忽视,尊敬之余也让他心中泛起了涩意。

喻文州很惊讶王杰希选了一家他正好喜欢吃的店,或许是他想太多,是不是说明王杰希还是在意他的呢?空荡荡的胃流进一股暖意,连带着心也热了起来。

热气熏得喻文州的眼睛也湿漉漉的,王杰希一边吃着手里的东西一边忍不住看他。他曾设想过告白的场景,或是在浪漫的西餐厅,或是在彩灯闪烁的喷泉前,将自己最得意的作品作为定情礼物奉上,可这些浮华的设想却在见到喻文州倦怠的眉眼和依然不减温柔的笑意时沉淀下来,他清晰地听到了自己的声音:

“喻文州,我们交往吧。”

“今天我们没喝酒吧……”喻文州的表情有些茫然。

“嗯,没喝,我很清醒。”王杰希像在说再平常不过的事:“我喜欢你。”

喻文州觉着嘴里的美食瞬间没了滋味,脑子乱糟糟的仿佛在梦里,嘟囔着:“这,这不科学。”被喜欢的人告白什么的。

王杰希忍不住笑了:“我认真的。”

喻文州吸吸鼻子:“王总,这种情况下告白,很容易被拒绝的。”

王杰希摇摇头:“和情况无关,对我来说,喜欢也就喜欢了。”

——和资历无关,我喜欢也就喜欢了。

和他第一次去王杰希家时,对方的话重合了,一种莫名的情绪像打湿了沙滩的海浪,让喻文州在雾气中又湿了眼。他擦了擦唇角,端正了姿势。喻文州这架势,让王杰希后知后觉地紧张起来,他才意识到自己刚刚捅破了一层怎样的纸,他只是想在喻文州艰难的时候能成为他的依靠,即使只是心灵上的顷刻。

喻文州将王杰希紧张的神情尽收眼底,他第一次发现,说不定这个人和自己一直抱着同样的心情。他把自己碗里最爱吃的一份菜肴分给王杰希一半:“好巧,王先生,我也喜欢你很久了。”

5.

蓝雨的新品危机顺利被解决了,一方面是喻文州加班加点完成了更为出色的企划,另一方面是他突然收到了一个陌生的邮件,里面是黑了蓝雨电脑的人的所有资料证据,根据这些线索喻文州很快查到了作案人和背后主使,原本就是一个濒临倒闭的小企业,为了竞争生存使出了最下流的手段。事情曝光之后,这个企业算彻底完了。

王杰希接到喻文州消息的时候,正从私人办公室的独立浴室里出来,擦着滴水的头发——蓝雨是能休息一阵了,他们微草的企划又开始了,夜深人静给自己加班已成了规律。

“那封匿名邮件,是你发的吧?”

“不是我。”他没说谎,本来就是他让刘小别发的。

“反正是你做的,我说匿名封邮件,你明显知道。”

喻文州这只狐狸,给人挖坑真是一套一套的,王杰希顶着脑袋上的毛巾叹了口气:“抱歉,忍不住想替你分担一点。”

照理说这种别人家的公司事,他完全没必要插手,何况喻文州也是一个不喜欢麻烦别人的人。

“这个人情自然不能算在微草头上,不知王杰希先生愿不愿意给我个感谢的机会呢?”

“求之不得啊。”

“那你下来吧,我在你们公司门口。”

“我看你直接进来吧。”

“这样好吗?外人能随便进去吗?”

“你不是外人,你是老板家属。”

喻文州握着手机脸颊有点发热,以前没发现,王杰希真是不得了。他没再回消息,直接从大门进了微草公司,直奔王杰希办公室。办公楼空荡荡的,唯独对方的办公室灯还亮着,王杰希刚从浴室出来,身上还带着一股沐浴露的香味,喻文州不是没见过他刚洗完澡的样子,可在办公室是另一番视觉刺激,一时间脸更热了。

“大晚上的,怎么跑过来了。”王杰希倒了杯热水给鼻头都冻红了的喻文州。

喻文州捧着杯子捂手:“最近你比较忙,所以来看看你,陪你加个班。”

王杰希不置可否,喻文州整个人窝在沙发上,看上去十分乖巧的样子。自从两个人确定了关系,就有一颗热恋时的心和老夫老妻的相处模式,事业的忙碌让他们无法像普通情侣一样随时能在一起,虽然他们本身也不是爱黏在一起的人,所以每次的独处都十分珍贵。

王杰希翻阅资料,敲敲电脑,喻文州就窝在沙发上看他工作。忙得差不多时,王杰希动了动肩膀,喻文州干脆走过去替他垂垂肩,揉揉脖子。

喻文州弯腰凑到他耳边,小声地:“王总,我想搞事情。”

王杰希拽着喻文州手腕猝不及防地亲了他嘴唇:“喻总有何吩咐?”

>>> 

情人节蓝雨和微草两家公司合作,出了同一系列的情人款。蓝雨的唯一调香师喻文州第一次推出了一款中性的香水,男女都可以适用,而且香水瓶的设计十分浪漫,单单作为装饰也很赏心悦目;而微草的首席设计师王杰希则推出了同款手表,这也是他第一个中性手表,男女均可的产品。两款产品命名相同,外形各异,却在细节中显示出同样的元素,无论是什么样的情侣都可以作为交换的礼物,作为情人节纪念十分大气。

预定的名额已经爆满,现货上架后不到一个小时存货告急,这次的产品几乎占据了所有时尚广告的头条,和网站的头版——此次的平面宣传则是由王杰希和喻文州亲自出境,两人出色的外形和莫名契合的气质吸引了许多年轻人疯抢。

完全不理睬外面的喧嚣,王杰希从床上醒来时,看着枕边人隐在被子下的身体线条,和光裸的肩膀,心下一动,伸胳膊从他身后揽住他,在后颈落了个虔诚的吻。喻文州几乎是一颤,扭了扭腰翻过身,直接埋王杰希怀里。

“情人节快乐,杰希。”

“情人节快乐,文州。”

I got my luxury.

 

END

 

【彩蛋】

“王总,我想搞事情。”

“嗯……我想搞喻总。”

喻文州被王杰希压在办公桌上舔着耳垂时整个人都懵了,王杰希手太快,在他反应过来要挣扎时几乎被剥掉了裤子,王杰希看着喻文州翘挺圆润的屁股上套着的十分性感的HOM内裤,笑了:

“想不到喻总是闷骚型的?”

还不是你提过你很喜欢这个牌子的这款,喻文州咬牙切齿:“我本来想去你家找你的。”

“反正这里也没有别人,放松。”

“唔唔……你作为老板和微草魔术师的下限呢?”

“接下来就让喻总亲身感受一下,什么叫真正的‘魔术师’吧。”

 

-FIN-

 


评论(10)

热度(166)

  1. 墨迹在蓝色的外婆家沙丁罐头鱼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