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丁罐头鱼

你好。
叶修痴汉
文州心头好

【黄喻】猫的报恩(六)

上一章:(五)


猫的报恩(六)

 

只有风,和无尽的道路。

迈出的每一步都在隐隐作痛,白色的小猫不屈不挠地一瘸一拐地跑。它不知道原来这片街区被别的流浪猫划成领地了,自己的出现无疑是一种入侵。那只猫很凶,瞳仁都是竖着的,根本连和其对视都做不到。它躲进了草丛里,确信没有别的猫追过来才安心。

它太饿了,觅食未果,还被横窜出来的霸主猫又挠又咬,前爪直接被咬伤,险些跑不掉。小白猫颤颤巍巍地探出头观察周边,没有异状才钻出来,低着脑袋没走几步撞在什么东西上,它抬头,瞅见一个人蹲下来,打开了一个罐头。

它嗅了嗅罐头,是肉的味道,小口小口吃起来,这时一个阴影猝不及防地靠近——不知何时出现的一只流浪猫发出短促尖锐的声音扑向它、毫不留情地攻击它,它吓得直接跑开,跑出一段距离回头看看,那只猫津津有味地享用起刚刚它才尝了几口的罐头。

它吧唧吧唧嘴,回味着做梦似的美味。

不巧的是,乌云压下来,开始下起了雨,它慌乱之中跑向车底躲雨,沾湿了的伤口开始灼热地痛,它压下饥饿笨拙地舔着前爪。

它想,去垃圾堆翻一翻食物好了。

它又想,不能等雨停,因为猫都很讨厌湿乎乎的,下雨的时候别的猫才不会出现。

小白猫奶里奶气地轻轻喵了一下,像一声叹息,微不足道得顷刻间在密密的雨声中消散得无影无踪。

生存本不是件容易的事,但它很聪明,风里来雨里去也总能找到活下去的方法,至少它在这条街也有了根基,不至于被动地躲着其它猫。然而它忘了,有时候麻烦不止来自于同类,人类带给它的麻烦往往更为棘手。

它不知道小孩子们手里拿的那是什么,反正是能喷出水的玩具,他们拿着那个玩具一直追着它跑,水柱打在它身上不至于多痛,却也能打湿它的毛。

善良友好的人很多,但总有一个人,抓住它就喜欢捏着它后颈把它带到很高的地方,再把它扔下去,猫不怕高,它们天生有弹跳力,这个高度不会摔死,但每次摔下来都很痛。所以只要看见那个人,它就躲,可还是有几次被抓过去。

有一天,当它再一次被一群小孩围在中间扯来扯去的时候,它挣扎着无从躲闪。

“我靠你们是不是天天闲着没事干啊还是学校留的作业太少啊,聚在这里欺负一只毫无还击力的猫?还是一只小猫!还愣着干嘛还不赶快离开?我都知道你们是哪家的,哪栋哪门我都记得清清楚楚。再不走我可要打人了!”

刚刚围着它的孩子们慌张地四散,这个人把它抱起来,它瑟瑟发抖,他把它圈进怀里,一下下抚着它的脑袋瓜:

 “已经没事啦。”

小白猫停下了颤抖,这个人对它没有恶意。

它被少年带到一个有着好闻的味道的房子里——那是一个没有垃圾堆、没有风没有泥土味的地方,有毛茸茸的地毯,暖洋洋的空气。一碗干净的水放在它面前,它凑过去小舌一下下舔着喝,不一会儿旁边又多了一小碟闻起来很香的碎鱼肠。它有点懵,这些食物平时都是靠运气才能吃上两口的。

“我每次看见你你都在被欺负,今天被猫追着跑明天被人追着打,你怎么那么倒霉呢?我都看不下去了,也亏得你能平安活到现在,哦不对,你这前爪是不是受伤了?我看你跑姿也不是很利落。同样都是猫,那只老肥老肥的猫威风凛凛,走在路上都没人敢惹,你这也太可怜了吧。不是,要是谁欺负你,你可以挠他们啊,爪子可是你的武器,像这样,咻咻——抓他们两下就有记性了……”

这个人嘴里一直喋喋不休着它听不懂的话,它从来没遇见过这样聒噪的人类,但是这个人救了它,会摸摸它,还给它这样精致的食物,从来没有谁对它这么好过。

它舔了舔他的手。

“黄少天!你再不起床就要迟到了!”“妈,五分钟,再睡五分钟!”

“黄少天你把作业做了再玩成吗?!”“我给队长倒点猫粮先!”

“老抽没了,少天啊,去买一瓶。”“再买点猫罐头呗!”

它变成了这个家的一员,它猜把它捡回来的人叫黄少天,因为每次别人这样叫他,他就会有反应。

黄少天不知从哪找到了一块方巾,对折叠成三角形,系在了它的脖子上。小白猫低脑袋用爪拍了拍,黄少天满意地把它举高高:

“不错不错,收了这个方巾你就正式成为我黄少天的猫了!我的猫可不能被欺负,我会保护好你的。不过天天猫啊猫的叫也不好,我给你起个名字吧,叫队长怎么样?队长!队长队长队长队长队长!”

小白猫想,那个重复了好几遍的发音是它的名字吗?它用肉垫摁摁黄少天凑近的鼻尖,喵了一声。

“哈哈你好聪明啊,明白我这是在叫你对不对?再来一次啊,队长!”

“喵。”

“队长队长队长队长!”

“喵呜。”

“队长你实在是太瘦了,营养不良啊。不过也比我刚捡到你的时候好多了,风一吹就能把你卷跑了似的。我考虑过了,也翻了很多资料,给你配了营养餐!一定会把你喂得健健康康的。”

为什么这个人类一直叽里咕噜不停呢,他不会累吗?小白猫顺势踩在沙发上,爬到他身上,踩了踩他的胸,黄少天没阻止它,它又踩了踩。踩累了,它找到那个最温暖的怀抱,一股脑钻进去。黄少天心都快化了,忙不迭地摸摸它的脑袋,又挠挠它下巴。

它眯着眼睛呼噜出声。

夜半时分下起了雨,敲打窗户的声音惊醒了它,蓦地想起自己已经不用再躲雨了。它从窝里爬出来,从椅子跳到桌子上,扒着窗台看着风雨大作。

黄少天的房间里有动静,它立刻跳回地上跑过去,他推开门出来上厕所,揉着惺忪的睡眼,发现小白猫紧紧地跟着他,他蹲下去抱起小猫亲了亲。洗了手从厕所出来的时候,他看见小白猫睁着圆溜溜的眼睛依旧盯着他。

“你可以好好睡觉,不用一直这样守着我。不然……你跟我回屋睡吧,这打雷又下雨的你一只猫在大厅有点太可怜了。”

小白猫乖乖地伏在他怀里,被他搂进被窝。

想跟少天一直在一起,小白猫舔舔这个人的下巴。

它生来就是只流浪猫,在此之前生活没有给它任何恩赐,它的目标只有活下去,善良的人不是没遇见过,但黄少天是特别的,他给了自己一个家。猫的世界很小,或者说它的很小,黄少天稳稳地占据了全部。

那时候的它还不懂什么叫做喜欢,人类的情感是那样复杂。它只知道,它愿意用一切去换少天的怀抱,即便明日就会死去。

“我怎么觉得少天最近不好好念书呢?”

“我也发现了,他是不是太喜欢和这只猫在一起了?也不好好学习,再这样下去不行啊。”

“那能怎么办,他护着这猫跟护着命似的。”

“这样,他不是上学吗?挑个日子把这猫送走,我记得隔壁老太太一直想要个猫啊狗啊什么的作伴,回头就说它自己跑了。”

“能行吗?少天不会闹吗?”

“有什么的,小孩子心性,不过是只猫,过两天也就好了。最重要的是让他沉下心把成绩搞上去,这些有的没的绝不能影响他。”

多年后它仍旧记得那个晴朗的清晨,黄少天离开之前把它抱起来亲了亲,叽里咕噜又说了一堆它听不懂的话,但它知道少天还会回来,它只要等着他就好。它万万没想到,那是它最后一次见到黄少天。

它被放进了一个笼子里,黄少天的妈妈把它带出家门。

是要去找少天吗?它舔舔自己的毛。

黄少天的妈妈把它带到了一个陌生的楼栋,迎接它的是一个陌生的老奶奶,它突然慌了,在笼子里挣扎起来——黄少天的妈妈只要走了,它就彻底见不到少天了。

“这小猫就交给您了,它挺乖的,也不挑食,好养活。”

“行的,谢谢你们家了。”

它眼睁睁地看着黄少天的妈妈离开,关门的声音像是一道死令,它死死盯着那扇门,喵了几声,门没有再打开。

它被丢掉了。

少天不见了。

笼子被打开的瞬间,它蹿出去用爪子拼命挠着门,抓出一道道爪印,纤细的叫声含着委屈。它对着老人叫了几声,乞求她能开开门,它想回去找少天,老人只是赶忙把小猫重新装回笼子里,上了锁。

“不是说挺乖的吗……”

老人家不是独居,带着一个上幼儿园的孙子。小孩很顽皮,总是喜欢拿玩具伸进笼子里戳它,没有恶意的、只是纯粹好玩,它躲在笼子的一角缩成一团。见没有造成实质性的伤害,老人家也就不闻不问。

它常常会想,如果能回得去,少天会不会点着暖乎乎的灯光、备着香喷喷的猫粮等它呢?它常常会怀念抚摸它的手掌和陪伴它入眠的怀抱、那种温柔和宠溺,脖子上系着的方巾成了它唯一的精神寄托。

它从来没有伤害过人,直到那个孩子试图把它脖子上的方巾拽下来,它第一次弓起身子,一爪子狠狠地挠下去,登时浮现出几道血痕。孩子哇哇大哭,老人家气急,第一次打了它。它只是紧紧地护着方巾,呜咽似的喵着。

——我的猫可不能被欺负,我会保护好你的。

可是它已经不是少天的猫了,它被赶走了。

遇见黄少天之前,它风餐露宿也不觉难过,离开黄少天之后,它现在这般衣食无忧却没了念想。时常还要被折腾两下,躲得过就躲,躲不过就受着。

猫对时间没什么概念,更何况被关在不见天日的笼子里。它渐渐学乖,耐着性子找到机会,从这个屋子逃了出去。

只有风,和无尽的道路。

它想跑回去找黄少天。跑了没多远,有人把它抓起来扔进一个黑漆漆的地方,那里还有许多别的猫。小门关上、最后的一束亮光消失的瞬间,它突然意识到,它永远也见不到黄少天了。

很久很久以后,它才知道,当初关上了那最后一道门的人,被称作猫贩子。

TBC

评论(15)

热度(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