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丁罐头鱼

你好。
叶修痴汉
文州心头好

【黄喻】猫的报恩(五)

上一章:(四)


猫的报恩(五)

 

黄少天赶到蓝溪阁时,想起了第一次遇见喻文州的时节,同样的夜晚,不同的是没有倾盆大雨,淫雨霏霏,身上粘乎乎的,气压低得不舒服。门口置着新换好的猫粮和水,碗上方遮着一把小伞——喻文州仍旧没有忘记照顾附近的流浪猫。

推开店门的瞬间,他明显看见喻文州作势要起,瞅见是他又坐回去。他发现喻文州的外套泛潮,挂起来晾着,想必是找了小卢很久未果。

黄少天嘴唇翕动,不知从何开口。

“我们谁都没注意小卢什么时候跑出去的。已经在找了,也发布了寻猫启示。”

喻文州向他解释,起身去后厨给黄少天拿上来一杯温着的奶茶。喻文州煮茶的手艺很好,他的奶茶是自己实打实一点点用原材料煮出来的,奶味香而不腻,茶味比较重却不刺激。热气袅袅,一时模糊了喻文州的脸颊。

黄少天抿了一口奶茶:“我也多看看我家附近,我在我的朋友圈、微博什么的发一下小卢的信息,应该很快就会找到的。小卢太贪玩了,或许只是迷路了,不久就会自己回来了。”

这话他自己都说的没有底气,小卢还太小,还一直作为家猫被喻文州照顾得十分周到,它有没有生存的能力都还是个问题,要真只是迷路了,或者有好心人捡走照护,看见启示能送回来还好,就怕出什么意外。

“不回来也没关系。”喻文州缓缓眨着眼,“假如能被善良的人收养,安稳地生活也可以。”

喻文州双手十指交握,覆在最上方的拇指的指腹轻轻摩挲着指关节,微垂眼帘。黄少天看不透他的心思,可他知道,那绝不是高兴或者好的情绪。

“少天怎么不说话?”

“直觉告诉我,这种时候还是不要吵你比较好……”

“没关系,每天吵吵闹闹的也是少天的性格,不然太安静了。”

后面那句声音很小,黄少天却一愣,最后一个字消散在空气里后整个店确实很静,静得让人头皮发麻。喻文州俯下身,下颌轻轻搁在手臂趴在桌子上,抬眼看他,灯光映着他的轮廓十分柔和:

“好像我打完电话你就赶过来了。”

黄少天被那双黑逡逡的眼看得有些不好意思,他吸吸鼻子:“我本来在跑步,算是有氧运动晚间锻炼吧,你说完小卢不见了我当时差点没背过气去。我是知道小卢它多爱玩的,逮着什么都能像打开新世界大门一样玩出花,但我没想到它有一天居然敢自己跑出去,它是个幼猫,太危险了,我都这么急了我觉得你得比我还担心。蓝溪阁的猫比起宠物,应该更像家人吧,至少这段日子我把它们当朋友当家人。我不知道我还能做什么但放着你一个人我就是不放心,虽然你可能也打给别人了。说起来小卢也应该把这里视为家了,说不定它比我们更茫然更害怕……”

感觉自己的话完全没有安慰到人好像反而起了反作用,黄少天咬咬自个舌头。

喻文州摇摇头:“没有。”

“哎?”

“我没有打给别人。”

心嘭地一跳,喻文州在这样一个时刻,他选择了第一个打电话给自己,也是唯一一个,尽管有他是店里员工这一因素在,但他想,这是不是意味着自己对于喻文州有那么一点特别?至少肯定比那个贝雷帽姑娘特别……意识到自己在跟一个小姑娘争高低,黄少天自我嫌恶地晃晃脑袋。

他表情变化之快让喻文州噗哧笑了出来。

喝茶,喝茶,黄少天尴尬地埋头灌奶茶。

“被好心人收留也无妨,只要它不要碰到会丢弃它或者虐待它的人就好。”

喻文州揉了揉太阳穴,神色中划过一丝痛楚,一闪而过却那样真实。

黄少天本能地抓住他的手:“文州你听我说!我向你保证,小卢会回来的,不会出意外,不会添伤病,一定会原原本本地回家。你别担心也别难过……我知道这在你看来是毫无根据的自信,但是我有感觉,小卢肯定会吉猫自有天相。它然贪玩了点,还有点贪吃,上窜下跳,啃客人电线……呃但是!但是但是,小卢很好很聪明,它会回来,而且在我们这里健康地长大。”

黄少天的手那么暖,暖得让他不舍地放开,所以他只是点点头。

“你要是累了可以回去休息,不必非要熬在这里。”

“没事我不累,你知道我在酒吧上夜班,现在时间对我来说不算晚,你呢?你想今晚一直在店里等吗?其实可以回去休息。”

喻文州坚决地摇摇头:“我在这里等就好。”

如果小卢找得到地方,如果它回来了,那么它一定希望有人在那个叫做家的地方,点着暖乎乎的灯光,备着香喷喷的猫粮等着它。它一定非常想念和渴望那个熟悉的气味和熟悉的怀抱,那几乎是它的整个世界。

“那我也陪你等吧,要是能看见那个小崽子回来了我也安心。”黄少天回忆起了什么,“你让我想到了小时候的我,我跟你提过我捡了只白猫最后跑掉了对吧?它跑了之后我难过了很久,那之后我每天放学都第一个冲出学校,一路狂奔,然后用省下来的时间蹲在我家门口等它,我怕它回来了找不到我家,我想它回来第一个看见我。”

他还记得自己上气不接下气地跑回去,跑到家附近只隔一条马路的时候就放缓步伐,他在花坛里,草丛中细细地找寻那抹白色的影子。没有找到便抱着小书包坐在家门口,窗户看不见的死角等;下雨天就举着伞站在雨里等,等得鞋袜都湿透被家长念叨一顿,下次学乖了脚上套个塑料袋。那是他养的第一只猫,也是唯一一只。

“你有等它?”

“我等了啊!我还找了呢!我想方设法一有空就蹲在门口等,等了一天又一天,我自己都不记得等了有多久。也有别的流浪猫来蹭我,我也喂过别的猫啊、鸟啊什么的,只可惜到最后都没有等到队长。我一直都很惦记它,不知道它过得怎么样了,还有没有被欺负。”

你等过它……

喻文州恍惚了一瞬,露出了一个很浅很浅的笑,轻松而满足。这样几个字,却像是划破漫长黑夜的一颗陨石,烙印出一个滚烫的印记。世事沉浮,可总有那么一个人、或者那样一段时光,只要在记忆中得以停留,便可化成永恒,甚至足以支撑着人努力活下去。

黄少天并无法做出实质性的保证,但只要他在身边,就让人觉得小卢真的会回来,完好无损地回到他们身边,本能地相信。

一间屋子,一盏暖灯,在雨夜里,无数楼窗之中,点亮了小小的希望。

当雨停了,天边泛白,晨光熹微,门口也没有动静,手机也没有什么消息提示。黄少天见喻文州眼底有了倦色,刚想开口让他回去休息,门口窸窣作响,黄少天和喻文州几乎齐刷刷地起身跑去开门,门外两只猫,一黑一灰,灰色的那只叼着一只小猫,赫然是小卢。看见这俩人,灰猫松口把小卢放下来,小卢抖抖脑袋倒腾着小腿凑近喻文州脚边软绵绵地咪了一声。

黄少天认得这两只猫,黑色的是大春,灰色的是蓝河,都是这片常出没的流浪猫,一直受蓝溪阁喂养。据他观察,大春应该是这整条街流浪猫的头。蓝河猫也协助着带比较弱的猫觅食,算是摸爬滚打出来的,不是个好接近的主,可它似乎对黄少天格外遵从,即便不如家猫般会撒娇亲昵,能近它身的人只有黄少天,而且它似乎很愿意凑近他。

蓝河猫正襟蹲坐,黄少天蹲下来,直视着它的眼睛,伸出手掌,揉了揉它配合着低下的脑袋。然后对着一旁一起端坐着的黑猫大春:“谢谢你们。”

喻文州把小卢抱起来,任两对沾满了泥水的爪子摁在他衣服上。

“小卢。”

“咪!”

“欢迎回家。”喻文州的声音低低的,扬起了一个如释重负的笑。

“咪呜——”

这一声拖得绵长细腻,小卢歪着脑袋就向喻文州怀里拱,拱两下就不动了,定睛一看,小家伙已经睡着了,估计累坏了。喻文州检查了一下小卢身上没有外伤,暂时松了口气,轻轻给小卢擦爪——现在小家伙怎么摆弄都不会醒了。

黄少天凑过来戳了戳软绵绵的睡颜,低声:“我们不眠不休地替它担心了一夜,它倒是睡得香。”

黄少天的脸近在咫尺,喻文州偏着头,凝视着他的侧颜:“少天。”

“嗯?怎么了吗文州?”意识到喻文州离自己多近的黄同学蓦地紧张起来。

“谢谢你。”

“别说谢谢了,太见外了……而且我什么也没做,就说了几句安慰的话,陪你等了一夜而已,小卢也是被大春它们找到的……”

喻文州没接话,但是这些事对他的意义非凡。

这时,店里原本的几只成猫排成一路纵队一个个回来了,它们几乎是一下就发现了在喻文州怀里熟睡的小卢,排头的美短阿熙抛弃了猫的优雅撒腿跑过来,后面的几只毫无形象地跟上。喻文州不等它们扒拉裤脚,用衣服兜住小卢蹲下去,几只猫围上来,左嗅嗅右舔舔,看样子也是担忧了很久。

一旁的黄少天突然问:“它们几个不是晚上在你家住吗?怎么今早自己跑过来了?还是从外面跑过来的?”

几只猫静止了三秒,不约而同地抬着脑袋看喻文州,乖巧地喵喵喵。

喻文州抱着小卢,脸上毫无破绽,眼都不眨:“我看不住它们,昨晚跑出去找小卢了。”

黄少天低头盯着他们,一声不响,几只猫瞪着圆圆的眼睛。半晌,他感叹一句果然是家人啊,蹲下去想挨个摸了摸它们的脑袋,被肉垫果断地拍开手。

——靠靠靠我也做了一段日子的铲屎官了,你们就不能对我友好点吗!

TBC

评论(10)

热度(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