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丁罐头鱼

你好。
叶修痴汉
文州心头好

【黄喻】猫的报恩(四)

上一章:(三)

猫的报恩(四)

郑轩手里的动作没有丝毫怠慢,眼角余光一直捉着黄少天。

黄少天咬着玻璃杯口发呆,也不说话。虽说平日里听着这人话痨容易心烦气躁,但黄少天一言不发,连表情都吝啬时,眼角眉梢可以很冷,整个人拒绝靠近,即便就这种气场,也意外引得更多想要搭讪的人蠢蠢欲动。今天没有黄少天的场子,他来了不说,还一屁股坐在高台喝闷酒,郑轩骤然觉着自己脑袋上压了座山。

直到郑轩完成了一杯星光璀璨的紫色的酒,一个小哥拿走送给女朋友,黄少天的注意力才被吸引过去。

“这个看起来有毒的酒是啥?”

“首先,它就是杯酒,其次,它没毒。”

“它这个诡异的外观真的很有毒啊,有点过分……漂亮了吧?!”

“就是这种色泽和外观,才吸引了很多女孩子,但这酒每个月限量七杯,七款颜色不一样,所以抢得很火。”郑轩算了算,刚刚正好是这个月的最后一杯。

黄少天突然来了兴致:“为什么就卖七杯呢,这样不是会少赚很多钱吗?”

“这一来是物以稀为贵,是咱们店的招牌之一,也是老板做生意的手段;二来这款不是我的作品,是老板的,虽然也有瓶装卖现成的,但是口感味道和我们的不是一个档次,外面是绝对喝不到的,这第三……”

“这第三,老板一个月也只能弄这么多了。”刚招呼完一波客人的宋晓不知何时凑过来,暗戳戳地压低了声音。

“老板……你是说那个从不露面的Socerer吗?你不说我都忘了蓝雨还有老板了……我从来都没有见过他,我还以为他是个活在蓝雨传说里的人呢,话说一个月只能调出七杯,Socerer是手残啊?这酒有名字吗?”

“黄少,你小心我给老板打小报告,扣你工资。”宋晓撂下句玩笑就去招呼客人。

老板不会,黄少天想,就算上一次他在店里喝醉了,添了麻烦,拿的薪水也是一分不差的。这家店对他很宽容,虽说他也为蓝雨增收了不少,但他感觉冥冥之中自己在被保护着,没有人找过他麻烦,也没有让他头疼的桃花缠上来。

“灭神的诅咒。”

黄少天差点一口酒喷出来:“什么?你再说一遍?灭神的诅咒?这么狂拽酷炫吊炸天又充满了中二气息的名字,老板亲自命名的啊?这个品味真的太独特了,和那个什么‘一杆进洞’在某种程度上有的拼。”

郑轩撇撇嘴:“这酒可是断片酒。”

黄少天突然卡壳,难怪起了这么个名。

 

黄少天心不在焉地擦着桌子。

这个心不在焉和在酒吧情绪低潮的原因相同。店里最近有位常客,是个喜欢戴贝雷帽的姑娘。姑娘及肩的短发散着梨花卷,单眼皮,鼻梁上夹着一款牛仔边的装饰性眼镜,圆圆的脸有点婴儿肥。她应该是个会画画的,因为她每次都会带着数位板。

遇见可爱的姑娘,他都会忍不住多看几眼,但是这个贝雷帽姑娘总是让他焦躁,准确来说是每次她靠近喻文州的时候,他的胸口就像堵了团棉花。喻文州是个很容易让人有好感的人,主动和他搭话的客人来来往往也不少,但这个姑娘不一样,她的眼神、情态都不一样。黄少天看着她盯着屏幕迟迟动,在纠结的样子,一低头就看见电脑线附近一团毛茸茸的。

小卢对电脑线似是十分感兴趣,爪子扒拉两下又迅速收回去,线不动了它又凑脑袋过去,张嘴就用牙咬,啃得不亦乐乎。黄少天放不下手里的抹布,还要拣餐具,对着那边几个围着纸壳箱群聚的猫咪们喊了几声。

猫咪们正围着一个快递的纸壳箱,秩序良好地轮流享受纸箱子,美短阿熙在箱子里蜷了几分钟,英短晓晓伸爪进去戳戳它,阿熙恋恋不舍地从箱子里爬出来,听见黄少天的声音,跑过来,一眼瞅见啃客人电线忘乎所以的小卢,放慢了动作,缓缓凑近,然后一口衔住小卢后颈,小卢咪了一声立刻老实。阿熙叼着小卢撤退出来,黄少天对着准确接收自己指示的阿熙竖了个大拇指。在蓝溪阁打工久了,他对这些过分有灵性的猫都习惯了。

贝雷帽姑娘才反应过来,她弯下身子拿起电线端详,松了口气。

“不好意思啊,小卢太调皮了,下次我会看好它的。不过它应该还没啃坏你的线,如果要是有损坏的地方我会赔偿给你。”

“没事不用!小猫这样很正常,而且也没有损坏。”

又是这样,贝雷帽姑娘说话的时候低着头完全不看他,从她第一次进店起,几乎就没怎么看过自己,说话间也是露出不愿多接触的样子,甚至有一丝紧张。

“少天?怎么了吗?”听见了黄少天的声音,正按单做甜点的喻文州从餐口探出脑袋。

贝雷帽姑娘看着喻文州,目光灼灼,赶紧摆摆手:“没事没事!”

这差距,也太大了吧!黄少天感叹了一下走开了,他看着喻文州拿着做好的甜点走出来,给贝雷帽姑娘,她拽拽他衣袖指指屏幕,喻文州审视了一会,两人距离挨得很近。

又来了,他深呼吸一口气,棉花塞心头的郁闷。

那姑娘的眼神和举止,他似曾相识,那是恋爱时才会流露出的神态。她一定是喜欢喻文州,所以才会锲而不舍地总来店里做客,还经常找喻文州搭话。

营业结束的时候,喻文州拿着特别给黄少天留的甜点给他,两个人面对面坐着,几个猫咪并排埋头吃猫粮。

“少天,你是不是有什么心事?”喻文州手托着腮,手肘拄在桌子上,看着安静吃东西的黄少天。

“心事?什么心事?没有啊,可能是一直没决定好新歌吧,脑子里控制不住地在想这个事情。”实话自然不能说,他自己都还没理清思绪,他顿了顿,很是不在意地问,“那个贝……咳咳我是说那个看起来很会画画的女生,你认识?”

“你是说阿浅吗?”

阿浅,居然都叫得这么亲密了,黄少天一下下地在心里弹那团堵着的棉花。

“我之前不认识,不过她说可以叫她阿浅,估计是她们圈子里的化名。她说她很喜欢我们店里的猫,所以想给猫咪们画一套图,可以贴在店里做装饰或者招牌。”

“给小卢它们画图?不要报酬主动给画吗?”

“嗯,不过她坚持说不要,也不可能真的什么都不回,我就在她每次来的时候免一些甜点给她。”

黄少天哑然,一个画手,不计报酬地主动给你画图,这不是爱还能是什么。黄少天的心中就此认定了,那个叫阿浅的贝雷帽姑娘,一定是喜欢喻文州。

焦躁像一场混乱之雨落向平静的湖面,砸出一圈又一圈扩大的水波,伴随着激出的水花。喻文州的声音像是一冽清泉:

“过两天你能帮我一个忙吗?我想带着猫去微草。”

微草这个名字仿佛一个地雷,埋头吃粮的猫咪们瞬间抬头眼睛瞪圆尾巴绷直,浑身的毛肉眼可见地竖起来,瞳仁都变了,只剩小卢一个劲儿地埋头吃得有滋有味。喻文州扫了它们一眼,猫们放松下来,英短晓晓抖了抖,四爪贴在地上趴好,打了个滚,肚皮朝上,两爪合十上下晃晃,葡萄似的圆眼蒙上一层水汽,煞是可怜。

黄少天看着这群如临大敌的猫,一头雾水:“它们怎么了啊?微草是什么?”

“微草是附近最权威的宠物医院,我要带它们去体检,打打疫苗驱驱虫,尤其小卢。”

小卢听到自己的名字依旧没有停下吃的动作,只耳朵抖抖。

黄少天恍然大悟,喻文州无视了耍赖卖萌的晓晓,望着一帮霜打茄子似的猫,暗叹了口气,估摸着微草最不愿意接待的也是他们的猫了。之前带着轩轩它们几个去做体检的时候,虽然他没有进去陪护而是在外候着,但据说这几个小家伙也把微草折腾够呛,甚至连院长王杰希都请出来了,从此他们的猫也算是名扬微草医院。

见喻文州无动于衷,美短肉垫拍拍英短,英短喵了一声。小卢吃完饭舔舔爪,抬起小屁股抻了个懒腰,完全状况外的样子,一向懒得动的加菲走到小卢身边,舔舔它脑壳,小卢不动,尾巴时不时晃一下,黄少天感觉它非常高兴,第一次被同类这般爱护。

然而他们并没有顺利地带着几只猫去体检,因为约定的前一天喻文州给他打了个电话——

少天,小卢不见了。

TBC

评论(5)

热度(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