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丁罐头鱼

你好。
叶修痴汉
文州心头好

【王喻】Winners(老王生贺,有车)

军队PARO!王先生生日快乐!给你鱼吃!

这文就是为了满足自己一个脑洞,逻辑已死,没啥科学!

我居然有朝一日也开了车,做梦也没想到,明明是志愿做拉灯的……车走外链,挂了会补的。这还是第一次走外链有点小激动!

是辆不咋好看的车,和铁岭倒骑驴似的,没有啥香艳的赶脚,你们凑合着看!

这里羞耻地友情提示一下,创作是创作,生活中在进行那方面的事时请务必做好安全措施!(顶锅盖跑走)

中午15:40

利落的白色军服衬出英挺的身形,胸前的装饰穗自然而然地垂着,随着主人的行动而轻轻摇摆。扣着雕刻军徽扣皮带束出一段窄腰,黑色长靴勾勒出笔直的长腿,踏出的每一步都稳健有力又从容不迫。肩上的肩章昭示着他不同凡响的军衔,男人走在何处都是一方吸引人的风景。然而,作为蓝雨军区的最高指挥官,喻文州少校的风姿早已刻在别人心中,习惯成自然。

他才风尘仆仆地从联盟会议归来,还没来得及摘下手套,便接到了这样一道匪夷所思的私人通讯系统里的求助信号。

蓝雨和微草几次对抗赛下来两区不算合得来,居然会把讯号发到他这里。

只寥寥数语,喻文州消化得很快,并且很快推断出事情的前因后果。若他所料不错……喻文州的步伐慢了下来,屈起食指抵在唇边轻点两下。

少天在执行别的任务,喻文州斟酌了一番,看来只好自己亲自带队了。

下午16:10

万里无云的天反透着股苍茫感,苍劲的风掀起一种利刃随时会刺来的紧迫。喻文州以最快的速度换上野外作战服,安好装备,挑选了最合适的成员,在蓝雨核心成员中带上了临场抗压力最强最稳定的宋晓,和入队不久却展现出惊人潜力的卢瀚文。

卢瀚文,代号流云,一边警戒着四周一边嘟囔:“要是黄少回来知道队长你就带了这么几个人杀过去,说不定会炸的……”

“他不会知道的。”这是一场秘密的行动,而且只有他能胜任,喻文州摸了摸手上磨出的茧子,“流云,重复一下任务内容。”

“是!”卢瀚文的表情立刻严肃起来,目光炯炯有神,“任务地点边境山区西南角,任务对象毒品走私团伙,任务目标支援王队长!”

“那你能不能分析出字面以外的信息?推测也可以,说来听听。”喻文州很喜欢卢瀚文这孩子昂扬的韧劲。

“任务的目标既然是支援,证明我们是给微草做辅助不能直接和敌人打,既然要队长亲自动手事情应该不简单。既然在山里,我们得在日落之前完成。总之,一切听队长指挥!”

“嗯,不错。”自然不止是这些,但对于初出茅庐的小卢来说,还是令人满意的。

下午16:30

“涛落沙明,你埋好狙击点,目标是那个秃头,流云随我行动。”

喻文州带着卢瀚文近距离行动,他不仅要上对方上钩,还得给王杰希留出足够的时间和缝隙。王杰希的作战风格一般人摸不透——不如说没有固定的风格,和魔术师一样,而他不需要知道王杰希怎么做,他只需要创造让王杰希行动最方便的条件。

喻文州判断出了最佳位置吸引了敌人的注意,几道枪声响起的瞬间,秃头男人的额头炸出一朵血花,几乎是同一时间小卢健步如飞地冲出去几招擒拿把人摁倒在地,却没来得及阻止一旁窜出冲向队长的人。

“队长小心!”

喻文州没有躲,也没有惊慌失措,电光火石之间另一个身影扑了过来,像一只凌厉的豹子,身手干净利落,稳则丝毫不拖泥带水,准则将敌人所有的动作都捕捉在眼底,狠则毫不留情地撕破猎物。杀气撒成一张网又倏地紧缚,裹得人胆战心惊。喻文州也看得几欲窒息——却并非因为害怕或血腥,这一系列的动作实在太漂亮了,亦如第一次在演习场里见到时一样,那排山倒海的视觉冲击使他赞叹不已。

王杰希将人捆好,看向喻文州时一扫搏斗时的肃杀:“喻队,刚刚大意了?”

喻文州收好武器,依旧从容不迫:“哪里,我早算准了王队会出现的。”

两人互相盯了半天,蓦地心照不宣地笑了。

 

任务到底是顺利完成,王杰希在蓝雨军区的休息室休整,此刻的他已经换下了作战服,换回了衬衫军裤和长靴,他将袖子扣解开,挽上去些微。墨绿的长摆军装外套搭在椅子上。这时有人敲门,开了门,果不其然,喻文州也换回了军服靠在门口。

“不解释一下吗?”喻文州走进去,把治外伤的药和绷带放在方桌上。

“以你的聪明,早就想明白了吧。”王杰希走在床边解开衬衫口子,露出惹眼的身材。

喻文州努努嘴,不自觉在王杰希面前做了个小动作,拿着绷带和药膏爬上床,跪坐在他身后。把取下原来的绷带,重新消毒上药。王杰希的后背伤疤不多,然但凡刻在上面的,都深得连岁月也抹不去。

这次任务应该是名义上王杰希带队,但王杰希安排高英杰为实际的指挥,自己从旁辅助。高英杰是王杰希寄予厚望的后辈,也被视为微草指挥的继承者。他让高英杰经历了一场真枪实弹的实战,有时候实战是提升人意志和心境的最好方法,甚至可能会让人在瞬间蜕变,至少能摸到自己肩上的担子是多重。

王杰希的名字一直名扬整个荣耀军队,而这次任务,以高英杰目前的水平,做得再好也不及王杰希,一旦出现失误,就会是王杰希个人的“黑历史”。高英杰完成得很好,只在收尾时犹豫下错了一个指令,错过了撤退的最佳时机。

所以王杰希是直接联络了喻文州,他不想声张,同时他明白喻文州会理解他的心思,最重要的是,他坚信喻文州和他会配合得很好,他们对彼此的了解早已像军魂一样融入到生命的每一寸。喻文州或许做不到他能做的事,但喻文州足够聪明也有毅力,他会用殊途同归的方式去完成——这样智慧的他深深吸引着自己。

喻文州不会去问王杰希值得与否,这在他看来是个愚蠢的问题。王杰希从不计较个人得失,他会为了微草奉献一切,他的身体,他的灵魂,他的生命,更不用说他的前途,或者名声。荣耀军的魔术师单兵作战能力逆天,可是作战风格为了适应微草这支队伍不断地调整。就是这样的王杰希,即便从埋伏点里冲出来一身狼狈,他也觉得这人周身扬起的风沙就像是绕着他的光芒,让人心生敬畏。

拥有这样一个爱人,不是值得骄傲的事么?

倒车,请注意,倒车,请注意

END

评论(10)

热度(1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