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丁罐头鱼

你好。
叶修痴汉
文州心头好

【黄喻】嘿,一起吃泡面嘛!(10-11)

有盆友向我反映我让黄少呆在厕所两个月了!

突然良心发现于是把泡面撒点土,更一下……

10.

像是一颗小石子投入了时间的长河,激起一簇水花便沉入水底,不留痕迹。那天黄少天落荒而逃般的身影在晦暗不明中让喻文州的心中也失了准头,专注着的旋律在对方开口唤自己的一瞬间变成了嘈杂的背景音,他分明听见了那声“喻文州”里压抑的颤抖,他看不清对方的眼眸,耳朵变得格外灵敏起来。

喻文州有一颗玲珑剔透的心,可他在黄少天的事上永远不敢相信自己看得透,他不能赌。退一万步说,如果那天的黄少天想说的真的与他所想一般,可黄少天终究没能说出口,甚至跑了。或许是自己掩饰得太好,又或许是黄少天没能跨过自己心里的槛——那是一只多么骄傲的狮子,却也会为了自己变得忐忑不安。他没什么资格说黄少天,他自己也是个画地为牢的胆小鬼,只不过现在他改主意了,他知道自己的喜欢不会带给对方困扰,甚至是互相的。他素来不是被动的人,但他愿意等到有一天黄少天也能踏过心中那道栅栏。

他庆幸那一晚,捕捉到黄少天慌张的背影,听见了他的声音。黄少天一直就像一名手持利刃的剑客,无论有意无意,一击撕破包围着他的黑暗,连剑出鞘的动作都带处一道凌厉的风。

喻文州想,我愿意和你一起吃泡面,吃多久都可以。

响应学校号召,要丰富学生们的课余学习生活,学生会又开始忙起来,喻文州想了想,打算和法学院的学生会一起组织几场讲座,既有学术性的也包含科普宣传会。开会通过之后,他直接联络了对面学生会的会长王杰希来商讨相关具体事宜,这两位学生会长都是喜欢亲力亲为的操心型。

说也巧,和王杰希他们也算是朋友了。入学军训的时候汇报表演,两人都被分到了持枪方队,站在一起,聊了两句就认识了。王杰希还把自己剩不多的矿泉水分了他一口,几乎是“过了命”的交情。

赴约之前,喻文州惦记着黄少天喜欢吃的那家绿豆饼,绕了条街给他带了几块。等待的途中闻着味没忍住,喻文州算了一下,少一块黄少天也应该够吃,于是心安理得地偷吃掉一块,再把其余的好好包装一遍自我告诫一番。

王杰希到的时候就看见喻文州恋恋不舍地盯着一袋什么东西,见他来了,喻文州收敛了目光,开始谈具体事宜。

“活动场地和现场布置可以法院负责。”

“这两位我可以去请,你再请一位就足够了。”

逐条谈下来八九不离十,说到总结和报告,突然陷入了沉默——活动好展开,但是过后的文书工作真是烫手的山芋。王杰希喝着茶,不完全对称的一双眼里清楚地写着,我懒得写。喻文州双手合十抵在唇边碰了两下,最后右手比了个数字三。

王杰希挑眉,摇摇头,示意数字一。

喻文州毫不犹豫地把数字三向他靠近了点。

王杰希深呼吸一口气:“这个数,多了点。”

喻文州不以为然:“那报告你写。”

王杰希心中对比了一番:“两顿,不能再多了。”

 “成交。”喻文州爽快地答应了,“不就两顿食堂的白斩鸡嘛,跟要了你命一样。”

“你不就是看中了我们院上课的楼离那个食堂比较近吗……中午好下手。”白斩鸡食堂做得异常好吃,所以中午往往排队的人爆满。

“对啊,这个叫战术。”喻文州心情愉快。

两个人又说了一会,喻文州的接到了一条微信,看见内容的瞬间他整个人僵了几秒,和王杰希告别之后,一路跑了出去。

——会长,黄少进医院了!

11.

黄少天觉得自己最近一定是倒了大霉,但是他不后悔出手帮了那个女生。

这个事情还得从他去交材料说起。他们老师让他在下午下班之前把材料交上来,今天是周五,下午办公室的楼几乎都没有人了,他上到三楼的时候听见了争吵声。他一探脑袋,发现三楼楼梯口的缓台处,一个男生正拽着一个女生,恳求女生回心转意。听这内容,应该是女生要分手,男生不想,围追堵截她,如今更是跟到了办公楼里。

女生一开始有些不耐烦,但声音突然变得恐惧起来,黄少天定睛一看,那男生扑到女生身上撕她衣服。黄少天爆手速直接报了警,挂了电话就冲上去帮那个喊救命的女生。

被阻止了的男生恶狠狠地:“就是他对吧?!你要和我分手就是因为这个王八羔子!”

我靠?黄少天内心一个大大的白眼,老兄你这绿帽子臆想症很严重啊。内心数万个草泥马无法宣之于口,看样子这男生已经有些精神失常,他不能选择在这个时候去刺激他,很好,只能憋着。

“赶紧跑啊!”黄少天冲着腿发软哭得惨兮兮的女生吼。

很显然黄少天已经把仇恨成功地拉到了自己身上,男生已经有点红了眼,下手的力度像解开了某种桎梏,让黄少天有点招架不住——这他妈是体院的吧?!

就在他分神去看女生跑远与否的瞬间,这个男生狠狠一推,他后脚跟直接踩空,从楼梯上摔了下去,摔到半路最后几个台阶是滚下去的。

再然后他就不记得发生什么了,躺在冰冷的地上一动不能动,天花板模模糊糊在转动,只能听见自己的心跳和呼吸声。

他突然看到了很多喻文州,第一次吃着泡面的,一起练习演奏的,还有KTV里唱着歌的,哦对,文州啊,这下惨了……文州知道了肯定会担心的,真是太丢脸了,自己一个大男人,但好歹女生成功逃了,也不算丢脸丢到家了吧?

再然后,周围变得吵闹起来,还有人在喊自己的名字。

再然后……

黄少天睁开眼,记忆空白了几秒,消毒水味让他清醒过来。

“少天?”

他一偏头就看见喻文州凑到他跟前。

“文州……咳咳!”

也许是过于急切地唤对方名字,黄少天被自己呛了个正着——他感到一种莫名的心虚和内疚,想解释点什么又无从开口。

喻文州小心地把他扶起来,立一立枕头让他靠好:“景熙他们来看过你了,具体的事我大概听那个女生讲过,我也帮你安抚过她,她让我先向你道谢,过后她还会再来亲自谢谢你,警察也把那个男生带走备案了。还有,医生说你没什么事,没有脑震荡也是不幸中的万幸,不过还要在院观察两天确认无误才能回去,老师那边我会帮你沟通的。”

想必喻文州已经帮他把事情都打点好了,在他不省人事的这段时间里,看上去自家会长还是那样稳重妥帖。

“少天你渴不渴?我去给你倒水。”喻文州转身要走,黄少天一把拉住他。

“文州,你冷静。”

“我哪里不冷静了吗?”

“就是因为我哪只眼睛都没看出你不冷静,我才觉得你需要冷静。”黄少天的话说得绕,可他相信对方明白他的意思,“文州,我没事,真的,我现在好好的!也没什么后遗症,很快又能生龙活虎了。”

喻文州突然脱力了一般,坐回到病床前,黄少天赶紧握着他的手,一皱眉,这人手冰凉不说,手心里还一层汗,完全不像他看上去那般游刃有余。他看见喻文州还有点发愣的样,抓着他的手紧了紧。

“其实我小时候也经常到处野啊,还会从单双杠上摔下来,还缝过针呢!文州那什么,我真不想让你担心,可是当时情况紧急……”

“我懂的,当时那种情况,换作是我也不能置之不理。”

黄少天突然庆幸,好在遇上这事的是自己,要是喻文州,自己的心脏恐怕都要吓出来了。

“有一句话说的对。”喻文州终于舒了口气,“你没事就好。”

喻文州黑黢黢的眼像藏着千言万语,眸中映着他的模样仿佛自己就是全世界,黄少天心一动。怎么可能有事,他想,他怎么舍得喻文州这么好的人,他还要陪在他身边,还要护着这个人,还要一直喜欢他呢啊。

“摔傻了可怎么办……”

喻文州的声音无情地打碎了他美好的念想,黄少天嗷嗷大喊:

“怎么可能会摔傻!我现在好得很!我还能给你说段绕口令,让你看看我嘴皮子有多利索,来来来吃葡萄不吐葡萄皮不吃葡萄倒吐葡萄皮,够不够?不够再来一段,八百标兵奔北坡……”

喻文州抿着嘴切了小块苹果下来一把塞他嘴里,黄少天瞬间安静地咔哧咔哧嚼起来,见喻文州的眉眼是真的放松下来,一颗悬着的心也尘埃落定。

TBC

评论(4)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