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丁罐头鱼

你好。
叶修痴汉
文州心头好

【黄喻】猫的报恩(二)

上一章:(一)


猫的报恩(二)

 

“轩轩,嘿轩轩,你看看我,你眼睛这么好看不睁开多可惜啊……”

黄少天捏着软乎乎的爪子不厌其烦地试图和腿上的一坨聊天,引起它的注意,可惜这只加菲打定主意“敌军围困万千重,我自岿然不动”。喻文州看着他锲而不舍的模样有些好笑,把单子放在他跟前:

“你要是想和猫玩,就换一只吧。”

“哦对,你昨天说还有别的猫来着,我见过了小卢,还有这只轩轩,别的猫呢?”

“那只是小远。”喻文州指了指不远处和客人的逗猫棒玩得不亦乐乎的梨花。

这只梨花不怕人也不高冷,对待每个客人异常热情,很喜欢和客人打成一片。对待每只猫也都很友好精神满满的样子。小远很聪明,在几次抓不到玩具之后便试图跳起来用爪子够逗猫棒的手柄。喻文州又指了指那个坐在柜子高处气定神闲,仿佛什么大风大浪都不会改变心境的英短(在黄少天眼中则是仿佛在巡视江山),一对圆乎乎的小爪子摁在柜面上,英短叫晓晓;被几个不顾形象快伏在地上的客人围在中间,拿着从店里买的猫罐头争先恐后地喂的虎纹美短叫阿熙,阿熙慢吞吞地舔舔自己的爪,再“雨露均沾”地挨个尝罐头。

黄少天惊奇地瞪大眼,不自觉重重捏了一下膝头的加菲的肉垫:“我靠这阿熙是店里的明星猫吗怎么大家都去喂它呢,这一定是一只有故事的猫吧?还是说就它是个吃货啊?”

加菲瞅他一眼,继续闭目。

“也不算,晓晓喜欢呆在高处,小远不怎么安定,轩轩又太过安定,阿熙最好逮。”喻文州摸了摸自己的下巴:“不过,有时候个别客人的甜点我做得慢,就会让阿熙去吸引他们的注意力争取一下时间。”

黄少天目瞪口呆:“难道这才是真正的目的吗?这猫简直就是诱饵啊!你这操作也太毒了,不过这也是一个愿打一个愿挨的事情,都是猫奴啊猫奴……我还是要再次感叹一下你们家猫真太听话了。不对,等等,你做甜点?你是说这店里所有的甜点都是你自己做的吗?”

喻文州点点头:“对啊。”

黄少天不自觉看了看喻文州的手,这手得是有多巧,不过这也就解释了为什么甜点都是限时限量的。突然想到自己要吃遍全店的目标,他赶紧腾出手翻翻单子,选了几个自己感兴趣的下单。喻文州说有一个要现做,让他等一会,黄少天忙不迭地说好。

喻文州离开没多久,黄少天一低头,看见一只黄白相间的小猫倒腾着小腿往这边奔——是昨天见过的小卢。它太小了,还没能练出优雅的猫步,跑两步停下来左瞅瞅右看看,对什么都很好奇的样子,再继续跑,突然发现了黄少天似的跑到他脚边。

它认得我,黄少天莫名其妙地自信,他伸手去抱它,小卢躲了两下但也没剧烈挣扎。黄少天把它放在桌子上,桌子这个高度显然对它来说很有难度,尤其是在旁边没有辅助的情况下,于是小卢在桌子边探脑袋,伸出爪子向下划拉。

“小卢你记住了啊,我叫黄少天。黄这个姓我不用多解释了吧,少呢就是老少皆宜的少,天就是上边那个天!”黄少天郑重其事地自我介绍。

小卢垂着尾巴晃了晃,冲他咪了一声。黄少天想摸摸它脑袋,它见这人手伸过来以为是要和自己玩,开始坐地打滚,扭来扭去。他看着小卢这撒欢的劲,突然想起自己从前养的那只白猫,队长是那种很文静的猫,就算和他玩,也是先观察一番出爪灵巧。队长对他很亲昵几乎是无条件的信任,却又不过分粘着他,或许它正趴在窗台晒太阳望景,但只要黄少天这边有动静,它就会看他,就算他晚上起个夜,它困得东倒西歪也会从窝里爬出来陪着他。

和这个就差拧成麻花的猫崽子一点都不一样,黄少天念着自家猫的好挠挠小猫肚子:“你说你,叫什么小卢啊,叫麻花得了,小麻花。”

小卢瞪着它圆溜溜的眼睛,咧嘴龇了龇它的小乳牙。

哎呀好凶啊真可怕!黄少天腹诽了两句,把小卢从桌子放回地面,小卢瞅瞅他然后踩着猫爪继续他的“冒险”,冲着逗猫棒一路小跑。

喻文州端着几份甜品走过来,一样样摆在他面前:“久等了。”

“不久不久,不是有一句什么俗语叫好饭不怕晚嘛,这些看着都好有食欲啊。”盛装食物的餐具也是猫咪主题的,看得出主人挑选得很用心。黄少天犹豫从哪个下口比较好,虽然才见了两次,但他打心眼里觉得喻文州这个人,看着舒服,又会做美食又会照顾猫,简直就是现下最佳男友的选择之一:“说起来你一个人,又要经营店又要养这些猫还要负责所有的食物,会不会顾不过来啊?尤其这几样可能同时进行,换了我肯定要手忙脚乱。”

“还好……”喻文州刚要说什么,就被叫走去结账,待他送走客人之后,黄少天已经把甜点都尝了个遍。

黄少天用纸巾擦擦嘴:“要是忙不过来的话……你缺不缺人手帮忙啊?”

喻文州眼睛睁得大大的,随即明白了他的意思,点点头:“缺呀。”

“我可以来做兼职,我对工资要求不高!”黄少天忍不住滔滔不绝:“我白天都有时间,我另一个打工是晚上的,就在这附近,要是你的话再附赠一个工作时间之外的随叫随到服务吧!做这些吃的我可能不行了,砸了店招牌就不好了,而且说实话你这里的餐点也是最大的卖点之一啊,商业机密我不好窃取。可是我可以帮你招呼客人啊!我还能喂猫呢,我有经验,真的,我养过猫,当然做铲屎官的火候还不够但我可以慢慢学。我看我和小卢就很合得来,我和店里其它的猫肯定也合得来!哦对了我叫黄少天。”

喻文州也不打断他的话,慢慢听着,看着他的眼睛神色认真。黄少天被盯得突然有点紧张,他已经很久没过这种被人逐字逐句地倾听的经历了。可心底又有点欣喜,他不知道这股愉悦从何而来,且只对着喻文州才有。

喻文州露出了“我很期待”的表情:“兼职的条件我们可以慢慢谈,再签一个简单的合同。”

“啊?签合同?这么正式啊?”

“应该签的,至少在我这里,你应该有这种保障。”喻文州笑了:“少天。”

我靠!黄少天听着对方的嗓音唤出自己名字的瞬间,莫名有种被猫爪在心尖上拂了一下的感觉,很软,又痒痒的。

突然,他发现在他和喻文州谈妥了兼职的事之后,店里几乎所有的猫,除了小卢,都像石化了一样一动不动。瞪着大眼睛齐齐望向这边,连轩轩都难得一见地抬起了脑袋。

“我怎么感觉你店里的猫都成精了……”

猫咪们立刻该撒欢的撒欢,该晒太阳的晒太阳。

“……果然成精了吧!”

>>> 

夜幕笼罩,城市又归于平静,至少在这样一家小店,已经没什么客人打扰了。

白天活跃在店里的猫几乎都不见了,只剩下一只一个多月大的小猫,趴在喻文州的膝头。喻文州正在用自己以前穿过的毛衫和棉花给小卢做一个窝。衣服上都是自己的气味,足够让小猫有安全感,他把袖子肩膀连接处用针都缝死,塞好棉花,然后弯成一个圈缝缝补补做出了一个猫窝。

小卢在旁边好奇地“捣乱”,对着毛衣曾来蹭去,喻文州无奈地塞了个玩具球给它,成功地转移了它的注意力。

小卢是似乎是一只流浪猫的崽,喻文州是突然发现一只刚出生的猫崽被放在店门口,用树叶垫着。小猫连眼睛都还睁不开,也不会叫,他收养了小卢。他不晓得小卢是否是“同类”,但他不能放着这么小的孩子不管。

把做好的猫窝放在地上,再把小卢搁进去,它似乎很满意自己这个新家,抱着球在窝里好奇地又闻又蹭。喻文州松了口气,添好猫粮还有水,把两个碗放在店门口,供附近可能会出现的流浪猫食用。

他想了想,从抽屉里拿出一块蓝色方巾,方巾已经很旧了,甚至有缝补过的痕迹。他珍惜地看了看又摸了摸。从前没见到黄少天的时候,也不觉得有什么,时间也是一样的过,只从别人口中听他好与不好便很满足,如今见了之后,却觉得寂寞。

因为在见不到的时候,想念就会变成双倍。原来,人家嘴里说得如何,也抵不过见他的那瞬间,他还是那样,神采飞扬的,又温暖如初。

似乎感受到了喻文州的情绪,小卢从窝里爬出来,走到他脚边蹭蹭他脚踝。喻文州笑笑,把方巾收起来才将小卢举起,小卢梗着脖子他舔舔他鼻尖。

“今天和少天玩得开心吗?”

“咪呜——”

“你喜欢少天吗?”

“咪呜——”

“那以后少天经常来陪你玩,好不好?”

“咪呜——”

喻文州刚刚心底的那点情绪早已消散,他总有种错觉,小卢也能听得懂他的话。他轻轻揉着小卢,或许这就是缘分吧。

TBC

评论(8)

热度(87)